南北往事番外,南北往事番外八喜 南北往事实体书番外免费阅读

南北往事番外,南北往事番外八喜 南北往事实体书番外免费阅读?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1 个回答

admin

南北往事番外《南北往事》八喜番外讲述的是沈斯亮和霍皙孩子的番外,八喜是沈斯亮和霍皙的女儿,从小就很乖,沈斯亮也很宠她,对于女儿的教育两人十分在意,在八喜上了幼儿园之后,沈斯亮就负责起了接送孩子的任务,有一次八喜告诉沈斯亮幼儿园有人欺负他,沈斯亮没有忽略这个问题,而是以正确价值观教导女儿看待问题。 (一) 八喜两岁,已经从当初皱巴巴红彤彤的肉团长成了玉雪可爱的模样。 皮肤白,脸蛋儿鼓,睫毛翘,像妈妈,发脾气时有一双立起来的小眉毛和灵动的眼珠。 那天是姥爷生日,霍皙带着八喜回家吃饭,一同去的,还有舅舅一家三口。 许善宇的儿子许大逗比八喜大两岁,并且充分继承了他爹大块头情商低的优良传统,见到女孩儿就……抖威风。 兄妹两个在姥爷家的地毯上玩玩具,许大逗从包里倒出一堆市面上最新款的玩具车,遥控的,电动的,手动的,五花八门,很快就吸引了八喜羡慕的眼光。 小家伙爬过去,捡起一个,左摸摸右看看,软软叫他:“哥哥?” 许大逗装模作样,小大人似的:“嗯。 ” 八喜搂着玩具汽车,勉强手足并用的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车车……给我玩儿……” 许大逗剃着盖头,一脸严肃摇头:“不行。 ” 八喜有点委屈,悄悄放下,又不舍拿起来,奶声奶气央求道:“……给我玩儿吧。 ” 许大逗看看小妹妹的委屈脸,心软,想拿个更大的塞进她手里,却无意间夹住了她的手指。 八喜扁了扁嘴,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那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许大逗冷汗都下来了,赶紧扑上去捂八喜嘴,迭声央求:“给你玩儿,我给你玩儿,全都给你,你拿回家都行,就别哭啊!求求你千万别哭!” 沈平安的哭声他已经领教过好几次了。 那嗓门,哭起来方圆几公里都能听见,而且她一哭,不单自己亲爹要收拾他,连妈妈,姥爷,全都要训他。 八喜被许大逗捂着,脸憋的通红,可怜眨眨眼,大逗以为俩人达成了协议,刚把手放开。 哇的一声—— 震耳欲聋。 许善宇从厨房冲出来,一把抱起八喜,对儿子怒目:“你又干什么了!!!” 被亲爹一吼,大逗也吓哭了,两个孩子的哭声在房间里此起彼伏,许怀勐快步过来:“怎么了?” 八喜伸着胳膊让姥爷看,口齿不清:“哥哥,打,手指疼。 ” 许善宇怒了:“反了你了!还敢打妹妹?” 许大逗急急解释:“不是,她想玩车,我想给她个更大的,不小心才夹住的。 ” 霍皙一直在楼上,听见动静下来,看见八喜可怜巴巴趴在许善宇肩膀上,就明白了。 “八喜,你看着妈妈,哥哥真打你了吗?” 八喜嗫嚅,刚想点头,霍皙严肃起来:“说实话,不许撒谎。 ” 八喜想了想,又摇摇头,有点不好意思看着妈妈:“哥哥不小心的。 ” 霍皙把女儿从许善宇怀里接过来,八喜仰起头,怕妈妈生气,伸出胖胖的手指给她看:“妈妈,真的红了。 ” 霍皙亲了亲她:“妈妈看见了,但是你也知道哥哥不是故意的呀。 ” 八喜低下头,霍皙拍拍她的小屁股:“去跟哥哥道个歉,抱抱哥哥。 ” 八喜从妈妈腿上爬下来,一扭一扭走到比她还可怜的许大逗面前,软软扑进哥哥怀里。 “哥哥,对不起。 ” 许大逗啜泣着,显然还有点不太敢相信八喜的主动求和。 小男子汉试探着,搂了搂沈八喜,白胖白胖的娃娃在哥哥怀里咯咯笑。 很快,兄妹俩又没心没肺玩儿到了一起。 许善宇站在门口看,眼中宠溺,看了一会,背着手,跟妹妹发了句牢骚。 “你家这小东西,跟沈斯亮一个狗脾气。 ” (二) 八喜三岁,幼儿园开设艺术兴趣班。 有美术,钢琴,英语,很多很多。 晚上霍皙接女儿回家,八喜和妈妈打商量:“妈妈,我想报名学舞蹈,穿漂亮的小裙子。 ” 霍皙牵着女儿的手,蹲下来温柔问:“怎么忽然想学舞蹈呢?宝贝儿,练舞特别吃苦,你想好了吗?” 八喜脑门儿顶在舞蹈教室外面的玻璃上,眼睛眨啊眨,看着里面那些小朋友,充满渴望。 她肯定点点头:“妈妈,我想学,也不怕吃苦。 ” 霍皙拉起女儿的手:“好!” 回家吃完晚饭,霍皙把女儿想要学舞蹈的事情说给沈斯亮听,沈斯亮搂着八喜,摸摸她圆鼓鼓的肚皮。 “闺女,跟爸爸说说,为什么想学芭蕾舞啊。 ” 八喜窝在爸爸怀里,有点害羞,声如蚊讷:“我想穿漂亮裙子,和佳佳他们一样瘦,要不然,老师每次都说要抱不动我啦。 ” 沈斯亮笑,亲了亲女儿的脸蛋:“你现在正长身体的时候,胖点不要紧,要想锻炼身体,爸爸带你踢足球吧。 ” 霍皙回头,不可思议:“你能教她点好吗?” 八喜兴趣被勾起来,扳着脚丫:“啥叫足球?” “足球啊,足球可比芭蕾舞好多了,咱们国家会跳舞的人多,会踢足球的,可没几个。 ” 八喜说:“那能让很多人看我,给我鼓掌吗?” 沈斯亮摇头:“不止,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认识你。 ” 八喜被他爹忽悠着上了当,用力一点头:“行!” (三) 八喜上了幼儿园以后。 爸爸妈妈工作忙,她的爷爷和姥爷主动承担了接送任务,就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公立幼儿园,每天八喜放了学,等在外头的,不是沈钟岐,就是许怀勐。 有人在班上和八喜聊天:“沈平安,你爸爸妈妈是不是不喜欢你啊,为啥每次都看不到他们来接你?” 八喜玩着积木,伶俐干脆:“我爸爸妈妈可喜欢我了呢!他们工作忙,每天都去爷爷家,或者姥爷家接我。 ” 小孩子说话喜欢压制对方,童言无忌:“胡说,我爸爸是大老板,是做生意的,每天还不是准时在幼儿园门口等我,你呀,就是不被重视。 ” “看看我,我爸多疼我!”刘未来插着腰,小大人模样在八喜面前炫耀他的新玩具。 八喜瞪着黑漆漆的眼睛瞅着刘未来,不做声,闷头吃饭,腮帮子塞得鼓鼓的。 她小声嘟哝:“我爸爸也很疼我的……” 下午四点幼儿园放学,小朋友们排队出来,家长一窝蜂冲上去接自己的心肝宝贝,八喜站在门口,提着小书包,张望着,今天没有爷爷,没有姥爷,谁都没来。 心里很低落,看着刘未来被他爸爸抱着上了那辆传说中的劳斯莱斯时,八喜扁扁嘴,想哭。 正当惆怅的时候,不远处驶来一辆黑色轿车。 沈斯亮步履匆匆从车上下来,微笑注视着自己的小女儿:“平安。 ” 八喜蹭的一下抬起头,只见她的爸爸沈斯亮同志,穿着一身绿色常服,正在车前笑着看她。 “爸爸——!!!” 八喜雀跃,提着小书包快步跑过去。 那一声洪亮呼唤,使得刘未来在车里扒着窗户探出头看。 沈斯亮迎了几步,上前将女儿抱起来,八喜软软的脸蛋儿蹭在爸爸的肩章上,天真感慨:“爸爸,我好想你啊……” 这一句话,说的沈斯亮十分窝心。 他最近工作忙,接连开会出差,八喜幼儿园放学又早,每天自己回家的时候都是深更半夜,很少跟女儿亲近。 今天难得下班早,绕路来接她,没想到她竟然这么高兴。 沈斯亮亲亲她的脸,温声道歉:“对不起宝贝儿,爸爸来晚了。 ” 一个挺拔男人在人来人往的幼儿园门口,抱着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女儿,很引人注目。 八喜搂着爸爸脖子,被送进车里捆好安全带,开心又骄傲。 刘未来在车里看见这一幕,挫败的不吭声。 回家路上,八喜竹筒倒豆子似的把今天小朋友说的话讲给沈斯亮听,沈斯亮开着车,很歉疚:“那你怎么跟人家说的?” “我说我爸爸他可疼我啦!” 说完,八喜眨眨眼,奶声奶气:“爸爸。 ” “嗯?” “其实……刘未来的爸爸根本不喜欢他。 ”八喜拖着腮帮子,若有所思道:“老师说,他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爸爸工作忙,不管他,他总在幼儿园捣乱,扯我们的小辫子,还用水枪打我们。 ” “是老师给他爸爸打电话,要他多关心自己的儿子,所以他爸爸才来每天都接他的。 ” 沈斯亮扶着方向盘,问:“你怎么知道的?” 八喜低下头:“我中午不睡觉,被老师罚站在外面听到的。 ” “那你告诉刘未来了吗?” 八喜摇头,很乖巧:“没有。 ” “妈妈不让我说,她说刘未来没有妈妈,男孩子的自尊心需要被保护,他也不是有意想欺负我们,只是想用欺负我们来吸引他爸爸的注意。 ” 沈斯亮沉思:“妈妈说得对。 ” “爸爸。 ”八喜仰头,神情不解:“什么叫自尊心啊?自尊心只有男孩子有吗?我也有吗?” “自尊心啊。 ”沈斯亮想了想,道:“自尊心是一种自己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心理,每个人都有,你也有,只不过……男孩子更看重这些。 ” “不仅别人爱护你,你自己也要爱护你自己。 ” 以前沈平安小,不懂事,沈斯亮教八喜的,是别人欺负你,你也要及时欺负回去,谁敢让你吃亏,老子代表月亮消灭它。 所以那个时候的八喜天不怕地不怕,连舅舅家的许大逗自己看不顺眼都能放倒。 现在八喜长大了,是要做人,启蒙学道理的时候。 这些东西,沈斯亮心粗疏忽,不善言辞,是要由霍皙去一点点告诉她,教给她的。 而他能做的,就是在女儿需要被保护的时候及时出现,在她茫然的时候给予肯定。 驾驶座里小小的,胖成一团的女儿显然还在消化今天新学到的这个词儿,她头上的小辫子翘起来,上面是霍皙在早上出门时给她绑的两个小西瓜发卡。 车子在路上飞驰。 父女俩简短对话。 “八喜,以后别人欺负你,再扯你小辫子,你别傻站着,是可以反抗的。 ” “打回去吗?” “不行。 ” “那怎么办?” “瞅准时机,适当挣扎,不许打人,力求自保。 ” “那……回来告诉妈妈吗?” “当然不说。 ” 父女俩在车里对视,心有灵犀,八喜咯咯笑,清脆的声音传出了老远。 转载文章请注明原创出处。

阅读更多励志小说请访问飞蛾励志网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 0 关注
  • 0 收藏,17 浏览
  • admin 提出于 2021-08-14 22:53

相似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