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奇人之——涧头赵神仙 想家的诗句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0

沂州西南隅,有一村群山环抱,一线小河穿村而流,曰涧头村。涧头赵姓,明代出一怪杰,精通祝由十三科,善术数,举动乖张奇巧,已不知其名讳,人称“赵仙人”,坊间留有很多传说,乃录之以传后人。
  明万积年间,涧头闹蝗灾,漫天飞蝗啮尽全部庄稼,村里颗粒无收,赵仙人家中兄妹多,家中多日无米,别无他法,乃出去躲荒。住一家店里,没钱用饭,被东家撵走。孤苦无奈之际,见路旁有村舍数间,一孤寡老太正在舂米,就走上前往:“伯母,给俺弄点饭吃吧,我已饿三天了,我老家何处打饥荒,我出来打短工的。”老嬷嬷见他可怜,心生恻隐,说:“那好,俺家里也没雇光阴,就帮我割几天麦吧,正好我这边缺劳力。”赵仙人就留下来给老嬷嬷打短,白日割麦,晚上打场。这老嬷嬷看赵仙人手脚勤快、活道又好,人也怪实诚,说:“我这里有本书,是老一辈里传下来的,内里有一些方剂,我也不识字,你想看的话你就看吧。”这赵仙人也是个酸秀才,要不是家里打饥荒,也不至于出来打短,于是就接下来这书。打开瞧去,没有春韵字,赵仙人也有耐烦烦,不急不躁,连翻了五天,第六天,才看到书里的字来,都是一些符字方剂。赵仙人苦思深读,潜心体会,终学得术数。
  回村后,这赵仙人就写朱砂神批、画符字、念咒语,积德行善,这边小娃子全日价哭闹,赵仙人画画符字,孩子立时不再哭闹;何处两口子吵嘴,妇人愤而出走,求赵仙人,赵仙人写写画画、咕念咕念,三天未满,妇人就羞赧地归家来。
  冬日,村人农闲无聊,聚众推牌九。有一个青年王五,着迷个中,把家根本输尽了,妇人吵着上吊,王五无奈,哭啼奔求赵仙人,赵仙人被他缠得没法,嘱咐道,“你拿着这符字,攥在手心里,谁说也不要,工作可成。紧记,返本就回,切莫贪婪。”王五欣喜,果真,当日晚王五就连连出彩,夜未半,就回了本。王五对赵仙人感谢不已,就此收了手,干起了端庄生意。
  赵仙人做善事传遍了四里八乡,村人就敬重地称他为“赵仙人”,其真名倒也就湮没无从知晓了。
  人的命里都有劫运,赵仙人也不破例,当初学这祝由十三科,手艺已到,赵仙人谢辞老嬷嬷,老嬷嬷却心忧忡忡,吞吐着说:“你走得贼急,也没拜师傅,生怕你寿限不长,活不外六十岁呀,你务必只做善事,才能延年,,切勿轻狂,切记切记。”
  这赵仙人记取老嬷嬷的话,平日里只做善事,不管是朱砂画符,照旧口念咒语,坏本心的事一点不做。
  有一年村里闹匪患,这伙土匪强悍凶狠,杀人劫舍,弄得涧头村人纷纷逃离。赵仙人就调集十来个壮汉:“来,咱村闹匪患,这怎么行,我看你十小我私家年青力强,去打土匪吧。”说毕,画一个符字,用火镰引着,语言表达方式放进茶水里,“来,喝了它。”这些壮汉个个不信,“这马子又多,又狠,都不要命,喝口水就能打过他们?”赵仙人也不措辞,咕咚喝下一口,“啪”地喷在当屋的八仙桌子上,猛一顿脚,这八仙桌子瞬时本身发力,犹如陀螺呼呼飞旋,而桌上的茶盏却稳妥当当,滴茶未洒。男人立时信服、噤声。
  越日,匪又来,男人们喝下带符字的茶水,前往迎战,匪大北,溃退逃散。壮汉们回来,不吃不喝,昏睡了五天五夜,视其身上,无一点磕碰擦伤。
  眼看着,默算着,赵仙人六十的大限快至。赵仙人伸腿拉胳人生的第一桶金膊,以为满身是劲,悬着的心就落下来,人也变得自负。
  一个秋天,天空显得高远,赵仙人又调查天象,心颇犹豫,打定着到岳家宅子会伴侣。赵仙人一起哼着小调,汲了着草鞋上了路。颠末北湖,老远瞥见一群人蹙在地头用饭,这不是老刘家雇的光阴(就是短工)在收豆子吗?三亩豆子已经快收割完毕,家里使唤送来了午饭,正筹办用饭呢。
  时骄阳正炎,赵仙人信步走已往,满心里想这些光阴必然会让让他这位大仙,究竟他在涧头也是响当当的名声,谁见他都显得敬重,忙不迭地作揖号召。赵仙人大摇二摆地颠末,光阴们自顾自地吃喝,没小我私家给赵仙人号召。“嘿,这伙光阴真是没礼数,见我也不忍让忍让,当我真想吃他们的饭食!”赵仙人有些架不住,就垂头下腰,脱下本身的草窝,顺手朝前一丢,一只瘸腿兔子从光阴们面前跑过。这伙光阴一看,这真是得手的肥肉,奉上口的鲜味哟。“快追,快追……”六七个光阴撂下口里的饭食,你追我赶,都奔这瘸腿兔子奔去。好家伙,这兔子也不跑远,这边豆秸堆里钻进去,何处豆秸堆里出来,纷歧会三亩豆子盘楞个遍。大晌午的,豆子早晒得啪啪炸,这一盘桓,豆子全撒地里去了。
  赵仙人远远瞧着,手轻轻一挥,兔子钻到他脚底下,酿成草窝子穿在他脚上,何处几个光阴还这边找何处瞅,直抓头皮。
  第二年,夏收正忙,他又登上寨山,端坐在龙扒窝崖(此刻叫龙王扒崖)边上朝西远望。瞥见薛南村将地里人来人往,繁忙不断,骄阳高悬,不少农户已在场里把麦子摊开。他手朝天上一指,嘴里叽里呱啦念起咒来,刹时天上过来一块黑云彩,“啪啪啪”下起雨来。农人们惊慌失措,急着把麦子收起,这边刚堆完,何处天又响晴了。农人们气恼不已,纷纷说:“这包准又是赵仙人搞的事!”
  这赵仙人,该死是命数已尽,更加不着调起来。
  一日,赵仙人又和一伙老头们在清泉观外松树林前晒太阳。赵仙人又放言高论,杜老七激他:“赵仙人,赵仙人,你全日臆则屡中,能掐会算,你再露一手俺们瞧瞧,俺们才真服了你呢!”这赵仙人立时架不住了,“你们瞅着,等会南大路何处有人来,过风水桥时,有你们好瞧地!”说毕,一阵叽里呱啦。
  少时,一年青媳妇著红裙绿袍,正经艳丽。她一起北历来,神气自如。快至风水桥时,这俊媳妇撩起红裙,竟下身一丝不挂穿桥而过。众老头呆头呆脑,羞红了老脸,不敢观瞻。这妇人过得桥来,放下裙摆,一脸俊笑迎着老人们走来。
  赵仙人正意气扬扬,忽地女声传来,“老爹爹,你和叔伯在这里耍呀,我家走看看老娘,一块回吧。”说毕搀扶起赵仙人。
  赵仙人无地自容,疾步回家,自缢于自家西屋梁头,年六十岁。
  涧头村北,银山东侧有一圆坟,据说是赵仙人的坟。岁月伸张,时序更迭,几百年已往,无人敢动他坟头。其传说也传播至今,奇哉。
上一篇:
下一篇:

俗世奇人之——涧头赵神仙 想家的诗句

知识《想家的诗句或文言文》

赞美一带一路的文章文化中国 | 诗词里的“一带一路”,回荡在漫漫丝路上

文化中国 | 40首关于雪的古诗词

莲文化中国莲文化解读:莲花的各种象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