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是秋

接连两天的午后雷阵雨,总算给一直高烧着的天气降了温。“殷云度雨疏�й��Ͻ�����桐落,明月生凉宝扇闲”的情景,想是不远了。 杭州的夏,总是太过热情,ѩ����Ƥ��热情得过火,过火得让我只敢躲在屋子里,不敢和大自然玩亲密接触。 经不起这酷暑炙烤,年年,我都妄想能够进入夏眠。 这样的季节,上班下班两点一线,日子是素

接连两天的午后雷阵雨,总算给一直高烧着的天气降了温。“殷云度雨疏桐落,明月生凉宝扇闲”的情景,想是不远了。
杭州的夏,总是太过热情,热情得过火,过火得让我只敢躲在屋子里,不敢和大自然玩亲密接触。
经不起这酷暑炙烤,年年,我都妄想能够进入夏眠。
这样的季节,上班下班两点一线,日子是素色的。书,成了握在手心的蜡烛,靠着它的光亮,才能晕染出色彩斑斓的世界。
也有妙处,那就是正午时光可以过得非常慵懒。三小时午休,去食堂随便填完肚子,回办公室把躺椅放好,换套棉质睡衣,莲蓬髻一松,阅读打盹两不误。
空调底下呆久了,“每日家情思睡昏昏”。这睡昏昏,多半是因着夏懒而不是情思。情思是距离牵出来的,带着时空隔出来的美、思念伴生着的疼。这样的年龄,惟愿日子过得安稳些,就像窗外的夏,哪怕只有单调的绿,也愿意绕开那一朝惊艳转瞬凋零的凄美,已懂得分寸,知道如何去欣赏美,又怎样去躲避疼了。
迷迷糊糊睡去,总有梦来伴着。前日中午读《花间集》,恍惚中,就有裙钗女子环珮叮当,还有青衫书生衣袂飘飘,看着他们飘过画卷般的长巷,不由得惊叹:真美!
偶尔,还能听到了一两声蝉鸣,那声音长长的,像柔滑的丝线,从楼下园子里的树梢扯起,一直扯过我的四楼,再甩到半空中,总要过好久才能在耳膜上收住脚。一起被扯出来的还有陈年旧事:古老的村落,石板路依傍着小河,临河一边是枝繁叶茂的杞树,知了在树上声嘶力竭的呼叫,贴树根沿一溜绿色的阴凉走去,便是我儿时的家。大大的院落里,美人蕉开得异常红艳,瓜蔓挂着新鲜的诱惑,蜻蜓们在花叶间旁若无人地亲热……
天黑了,裂帛似的蝉鸣退去,小虫子开始接班,它们躲在幕后,唱小曲奏小调,仿佛奶奶哄弟弟入睡时的摇篮曲,轻柔舒缓。月光透过树的枝叶,在庭院里流淌,漫在身上,是那种让我欢喜的清凉。
那时的我,每天像只快乐的小小鸟,有贪不完的欢。河中玩鱼,花间捉蝶,头顶荷叶风雨里嬉戏,手执蒲扇追扑流萤……只是,这样的夏,已成残篇断简。
“轻罗小扇扑流萤”,多清丽的画面!想起包里带着的那把绢扇,买时只因爱它美,却从未用它扑过流萤,就像一个品貌俱佳的女子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爱情,既辜负了春光也辜负了韶光,好不容易醒悟,可萤火虫又哪里寻去?着实可叹!
这树上的知了吧,没有男孩子的追追打打,无须躲躲藏藏,大概也了无生趣,隔很久,才扯上一嗓子:“知——了”。自个儿和自个儿玩,哪有激情呢,有气无力,消极怠工!不像我小时候听惯那种,一声接一接,长亭连短亭。
不知不觉,慵懒成了夏的一个长调!除了不停地翻书,仿佛再没有提得起兴趣的事了,就那么静静地蛰伏,静候秋雨送来凉风。
时间水样淌过,人,就这样慢慢变老。再不会因一点情感的波折,把内心演绎得狼烟四起;再不喜人前奢华,把自己张扬成枝头最艳的那一朵。懂得内敛,懂得用理性来缝补感性的疏漏和残缺,懂得换一种方式去抵达。愿意像草尖上的一颗露珠、旷野中的一缕炊烟,默默到虚无。
偶尔听听情歌,只为缠绵,不为缠绕。****看不上,痴情受不起,男欢女爱只在文字里凑凑热闹。隔屏有友,遇到了,聊聊山中落叶,水里流沙,便欢喜。
一场秋雨一份凉。秋,像一页稿子,雷声雨声已经开始落墨动笔了,虽尚在第一行,但看那大手笔的气势,结构和主题应该早已成竹在胸。
凉寒天里,拥衾听雨是好的,捧一杯香茗在手,听细雨濡湿窗台;倚灯夜读也是好的,把灯光调得暗些,纸上怀古,可回到《诗经》年代。

  • 发表于 2021-09-15 14:35
  • 阅读 ( 10 )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