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的烦恼

(一)  马上就要到一年一度的七夕了。  牛郎坐在中华牛文化传播集团公司大楼第十八层的董事长办公室里,闷闷地想着。  透过甑明刷亮的法国进口钢质玻璃,可以看到豪华落地窗外的天空瓦蓝瓦蓝的,几乎没有一丝云彩。���������谁能想到就在几分钟前这里还刚刚下过一场瓢泼大雨?  ��ʨ����真是六月的天,小孩的脸。牛郎在心里暗暗地叹

  (一)
  马上就要到一年一度的七夕了。
  牛郎坐在中华牛文化传播集团公司大楼第十八层的董事长办公室里,闷闷地想着。
  透过甑明刷亮的法国进口钢质玻璃,可以看到豪华落地窗外的天空瓦蓝瓦蓝的,几乎没有一丝云彩。谁能想到就在几分钟前这里还刚刚下过一场瓢泼大雨?
  真是六月的天,小孩的脸。牛郎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不是为了这多变的天,倒象是为了自己的遭遇而无可奈何。

  (二)
  自己发迹就是从这天上开始的吧。
  那一天,他刚从田里干完活回来,发现好不容易得来的老婆织女被她的那个恶婆娘老妈号称王母的给抓走了,他赶紧用筐挑着两个儿子拼命追赶,要不然,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养活得了两个儿呀。马上就要追上的时候,死王母突然用簪子划出了一条银河,生生硬是把牛郎给阻隔住了。后来,还是喜鹊心好,看不下去王母的绝情,在银河上架起了一座鹊桥,让牛郎和老婆得以相会。
  想到这里,牛郎禁不住苦笑了一下。
  本来,这就是个最家长里短的婚姻纠纷,无非就是一个小伙子勤劳能干,博得了大家闺秀的青睐,两人私定终身,成家生子。后来那女方的家长发现了,坚决不同意,就把自家女儿带走了,男方不服气,紧追不舍,双方僵持不下。最后经过第三方调停,商定男女双方可以定期短时间同居。这也不错,总比直接一刀两断,强制离婚好得多。
  没过多久,这件事不知怎么被狗仔队发现了,经过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炒作,居然变得沸沸扬扬,举世皆知。牛郎也由一个普通农民摇身一变成了公众人物,入有豪宅,出有名车,走到哪里都有一大批赶都赶不走的什么粉丝,还注册成立了中华牛文化传播集团公司。哎,真是不当明星不知明星好啊。
  可是,慢慢地,牛郎发现事情也满不是那么如意。特别是他和织女之间的事情。本来,这是他们两人的个人私事,可现在居然不能由自己来决定。
  成天的电台报纸炒作,单位社区慰问,叫嚣一定要把什么爱情进行到底,让激情永久燃烧。好嘛,搞得牛郎和织女都骑虎难下,进行到底?永久燃烧?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不是要你们到底,叫你们永久?你们倒试试看,多少万年了,每年这个时候都要被簇拥着到这里去和同一个人幽会,不,那哪是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分明就是表演嘛。
  特别是一年一度,年复一年,无聊,寡淡,烦都烦死了。哪一回想不去还都不行!

  (三)
  其实,牛郎也尝试过好多次,希望能够有几回不去。本来嘛,年年都是老地方,老形式,看着织女的苦闷老样子。为什么年年非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演上一出?当初是迫不得已,可是现在这样搞长了有什么劲?完全是胶柱鼓瑟,形式主义嘛。干脆把这什么鹊桥会停了,让我和织女平常多聚几天还自在些。
  可是,昨天,他刚把这个意思跟鹊桥管委会执行主任太上老君(主任就是那个死王母,他那凶恶的老丈母娘)透了点风,那老头就把脸都吓青了,把头摇得让人看了直晕,搞得牛郎都怀疑自己刚才不是跟这老头提了个想法,而是给他吃了一颗摇头丸。
  “NO,NO。你这个想法大大地要不得。要知道,现在,你和织女每年七夕相会,可是天上地下极其重要的一件大事。别的不说,这首先就直接涉及旅游、文化和和谐天地三个重要方面。
  说起旅游,你牛董最清楚,每年七夕等着看你们夫妻相会的善男信女有多少?有的还不惜巨资专门乘坐宇宙飞船和人造卫星来银河边,为的就是抢个贵宾席,好就近观摩你们的鹊桥会。至于吃喝购物那些增值效益就更不用提了。还有,你在银河边搞的那些房地产开发不也是靠这才大赚特赚?这样来钱的好项目,你舍得停?
  再说文化,那就更不得了了。从你们第一次鹊桥会开始,凡间就有了七夕会的传统,每年这个时候,年轻的女子们就要举行乞巧活动,穿针啦许愿啦,这就是文化,而且是成千上万年没有间断的传承文化。虽说这几年,西方有个什么二月十四日情人节渐渐时髦,可那毕竟只是时髦,哪有咱这七夕的文化影响大。
  何况,这么多年来,为你们七夕鹊桥会,文人****客不知写下了多少诗词歌赋。比如说那个叫秦少游的,写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样的诗词,别说人间,就是天上也少有啊。玉帝都很喜欢。不要以为这些文人手无缚鸡之力,他们那支笔可不得了,王母也得让他们三分。当初,你能够从牛郎变成牛董还不多亏了他们的笔头子?你要是贸然把鹊桥会给停了,让他们少了吟风诵月的好题材,说不定惹恼了他们,大笔一挥,又把你变回牛郎呀。你能停?
  最后就是和谐了,这可是普天之下老百姓最看中的了。你说哪个人不想安安生生地过日子,哪个人不想夫妻团团圆圆,家庭和和美美?你和织女的鹊桥相会,能够这么走红,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暗合了他们的这种大众心理。自从你们鹊桥会开始,扯皮搭筋的事少了,天长地久的人多了。你现在想中途停下,分明是想砸碎所有人心里的精神寄托,那是要犯众怒的,你敢?!”
  想到这儿,牛郎下意识地把头往后缩了一下,仿佛昨天太上老君那咄咄气势仍然就在眼前。

  (四)
  不能停,那改动一下总可以商量吧。牛郎想,一年一度,年年简单重复,实在是单调透顶。
  现在不是到处讲创新吗,鹊桥会也可以创新嘛。
  比如说,不再像过去总是牛郎织女两个人从桥上没滋没味地走过去,然后,相会,完事。完全可以改成,我们各自从银河两岸下水,身边再弄些十七八的泳装美女陪游,一直游到河中心相会,那该多爽。而且,还可以考虑每年举办七夕鹊桥会超级陪游女大赛,简称超女大赛,肯定可以轰动宇宙的。
  “恩,是有新意,不过我看很有难度。”太上老君点点头,又摇摇头。“首先,织女那一关怕就不好过,你弄那么多泳装美女陪游,她会同意?万一她也要弄一群泳装猛男陪游呢?你会同意?何况,王母娘娘肯定是偏向自己姑娘的呀,难,你这个想法难。现在鹊桥会这个载体大家都很满意,轻易是改不得的,你没见那个什么电视台的新年晚会,年年说改,年年还不是没改。所以呀,咱这个鹊桥会几万年就是这样,还是不改也罢。
  还有,你说想和织女私下相会,那恐怕也不行,王母专门吩咐过,为了保证你和织女七夕鹊桥会有高度的激情,所以其他时候决不能允许你们见面。要不然,你们见面次数多了,鹊桥会上没了那种生生死死的激情燃烧,那观众肯定不满意,那会直接影响天庭和王母收入的。”
  紧接着,老头又挤了一下眼,压低了声音:“同样也影响你牛董的腰包呀。”

  (五)
  心里真是堵得慌,牛郎轻轻地揉了揉胸口。
  从第一次鹊桥会开始,他就感觉到仿佛只有通过忙才能暂时忘记心底的痛。可是,日积月累的,忙也只能忘得掉一时的烦,却解不了毕生的痛啊。只要有片刻的停顿,一种无法驱散的慌乱、一种无法逃避的心痛就会悄然探出头来,像蚕吃桑叶一般咀嚼他的心口。
  他伸手按了一下桌上的电钮。马上,他的秘书就出现在门口。
  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有些什么安排?
  明天,我们牛文化公司捐资成立的牛奶场正式投产,您作为董事长必须要去剪彩;
  后天,牛头山野牛自然保护区落成典礼。自然保护,可是当前热门的大事,您已经对记者们说过一定要去;
  大后天,牛郎织女传说列入联合国世界无形文化遗产推介大会,您如果不去,那推介就很难成功;
  大大后天,是“感动天庭十大杰出人物颁奖晚会”,王母亲自颁奖。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这次牛董能当选十大人物,是出自王母的直接授意,说明她还是很惦记您这个女婿的。董事局一致认为这可是您跟王母搞好关系的绝佳时机,不可错过。
  对了,还有那个赤脚大仙,已经好多次上门来交涉您和公司的交税问题,说我们公司和您个人通过鹊桥会所得的收入都要补交所得税,而且还要罚款。必须要尽快想法解决……
  够了,牛郎把手用力地一挥,秘书立刻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门外。

  (六)
  交税?不就是去年鹊桥会没给赤脚大仙的“三奶”的弟弟安排个贵宾席吗?他就左一个执行公务,右一个偷税漏税地来纠缠个没完!安排个贵宾席容易吗?现在鹊桥会越办越大,慕名来的各方神圣越来越多,哪个也得罪不起。牛郎恨恨地想。
  现如今的人真难伺候。哪像当初,牛郎什么也没做,就是追个老婆,就一下子感动了所有人。现在呢?催税要债的,白吃白喝的,摊派募捐的,伸手要钱不说,还个个都像是吃了枪药的,稍微一点招呼不到,就立马翻脸,红道的就检查公务,黑道的干脆直接大打出手。
  上回,那边发地震,到处都搞什么捐款,把个牛董搞烦了,本来心情就不好。我赚个钱容易吗,捐什么捐?!就随口规定,凡是属下职工个人捐款最多不能超过一百两银子,否则就炒谁的鱿鱼!公司也只捐一万两,要是往常,天下人早就感动得痛哭流涕了,没想到这一回,这些人气性都特别足,到处跳着骂,说什么牛董捐少了,说什么牛董不准手下人多捐款,骂堂堂牛董是冷血动物,没有爱心。搞得牛郎心里非常愤懑,恨不得一分钱都不捐!
  可是后来事态越弄越大,直接影响到牛文化公司的经营,精明的牛董不能不考虑改变策略。算了,道个歉吧,解释一下自己本意不是不捐款,还是不行,没人理解。只好再追加一百万两,那可是一百万两啊,想想牛董都肉疼,足够他爬两趟花果山的。总算才把事情慢慢平息了一点。
  还有去年鹊桥会,牛郎也就稍微晚到了一点,捎带着织女也晚到了会,就有一大群人现场起哄。第二天的报纸电视还都说什么“耍大牌”、“忘本”,叫牛郎很有点伤心。

  (七)
  也不知道织女最近怎么样,牛郎心里酸酸的。
  最近,牛郎一直通过他的经纪人,就是那个老牛,专门联系织女(没办法,那个死王母一直不准他直接和织女联系),谁知道一直就联系不上。
  据织女的经纪人嫦娥说,织女现在也很忙(估计也是通过事业排遣感情上的苦闷),根据王母的安排正在准备参加什么宇宙风采形象大使选拔大赛。而且风传,她跟大赛的评委之一天蓬元帅过从甚密。
  那个天蓬死胖子牛郎也见过,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就长了个野猪般的身子,脸上堆满了肥膘,就会献些小殷勤,一肚子坏水,什么比赛都喜欢去当个评委,抢个风头。上回天庭养马大赛,为了争话筒,居然和参赛选手孙猴子当着观众和媒体的面就扭打在一起,真是丢人。这样的渣滓,织女怎么会理他?风传,肯定是风传。
  忽然间,牛郎觉得一下子找到了自己长久以来烦闷的症结。是呀,这么些年来,混混噩噩地忙着公司的事情,晕晕乎乎地被人撺掇着赚钱捞钱,感情上的事情却一直屈从于外界的压力,满足于鹊桥会上众人追捧的虚荣,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煎熬,都没办法和自己的老婆织女好好沟通一下,更别谈卿卿我我了,不是七夕鹊桥会,牛郎都快忘记了自己老婆是织女。
  其实牛郎是一刻也没有忘掉织女的,所以他才总是郁郁寡欢。废话,有谁夫妻两地分居能高兴的?好容易一年才见一回,还要搞得像舞台表演似的。要是能够和那些平头百姓一样,整天朝朝暮暮,粗茶淡饭也香啊。再说,牛郎和织女又不是没过过那样的日子,平淡,简朴,可是舒心。
  现在,钱有了,名有了,可是烦恼也有了。如果像过去那样有织女守在身边,心态肯定能比现在好,说什么也不会出像地震捐款那样丢人现眼的事呀,有个正常的家怎么都会多些爱心的。更犯不着想什么超女大赛,织女可是比任何一个超女都超美,超好,超温柔哟。
  想到这里,牛郎倏地从老板椅里站了起来。不行,我不能再这么任人摆布,再这么苦闷下去了!过几天见到王母,一定要跟她力争,如果她不给我和织女增加私人相会的机会,我就拒绝再搞什么鹊桥会这样的样板戏,还要就此召开记者招待会,公开全部内幕,让她独自承担什么破坏旅游发展、文化建设和和谐天地等等的全部责任,让她的发财梦也见鬼去吧。
  想到这里,牛郎不禁定下了主意,他拿起电话:“老牛,用一切办法赶紧给我联系嫦娥,想办法搞到织女的电话,实在不行搞到QQ和E-MAIL也行,总之一定要搞到我老婆的联系方式,我有急事要和她商量。妈的,都二十一世纪了,想跟自己老婆联系一下都不行,什么世道?!”
  是呀,做这么大的一个决定,一定要和织女商量,统一行动才好啊。牛郎相信,织女肯定会同意,而且会夸他有办法的,因为她也等了几万年呀。

  • 发表于 2021-09-15 14:33
  • 阅读 ( 13 )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