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肖月

题记: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一)  陆老师,你爱过我024�����������吗?  仰望着夜空,我的耳畔又回响起了肖月的声音。月牙儿静悄悄的,那么浅浅的一弯儿幽冷的金黄,挂����ѧ��ױ在深蓝的夜空中,就像一颗残损的珠泪,在遥远而又遥远的地方……  我的日子就像一个循环

  题记: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一)
  陆老师,你爱过我吗?
  仰望着夜空,我的耳畔又回响起了肖月的声音。月牙儿静悄悄的,那么浅浅的一弯儿幽冷的金黄,挂在深蓝的夜空中,就像一颗残损的珠泪,在遥远而又遥远的地方……
  我的日子就像一个循环的小圈儿,十多年了,我一直呆在这个小圈里看着我的青春、梦想、爱情和生命的死亡。我是在顺应着一切的到来与离开,被动地承担着生命中的给予与剥夺。
  不能回答,真的不能回答。
  ???
  (二)
  肖月是喜欢我的,我知道。喜欢是一种淡淡的没有罪孽的爱。没有什么理由,好像是一见着就喜欢上了。这个世界上最唯心最没理由的东西应该是喜欢和爱。许多时候,我是在逃避着她的喜欢,但又忍不住喜欢她。以至不论她经历了怎样的沧桑,那种喜欢依然如故。只是藏匿得更深、更远,像一只在深水底下爬行的小蟹。
  那时,我刚从师范毕业分配到连云山区的云山中学。初上工作岗位,不象现在这么油条和厌倦,而是充满了爱心和热情。当开学工作基本就绪后,教导主任告诉我,我班还有一个叫肖月的学生上学期没参加期考就辍学了,看能不能动员来入学。我就按照旧花名册上的地址跑到那个叫丽江的小山村里去了。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小山村,一条碧绿的小河从大山谷里潺潺地流出来,在村子里蜿蜒成一个太极图案。两岸的平坦处是一人多高的丝茅草,细长的叶子像少女披散着的青丝,中心处却擎举着一根长长芒条,像一柄金黄色的梳子。夏风一吹,极细的白芒花就像雪花一般漫天飞舞。过一座小石桥,再穿过一片翠竹林,就到肖月的家了。
  说明来意后,她的父母直叹气,说他们都想肖月去读书,至少读完初中,可她就是不去了。一说要读书就哭,一个女娃子长这么大了又不能打她。上期有几个老师来喊了几次都没有喊去呢。您来了,要是能把她喊到学校里去就真要千恩万谢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肖月。一个清爽伶俐的女孩子,“婷婷娉娉十三余,豆蔻年华二月初。”她正在隔壁的一间房里听收录机唱刘德华的《来生缘》。我自信地走了进去,微笑着说,肖月同学,我是云山中学的陆锦云老师,34班的班主任,喊你去上学呢。她早就听到了我和她父母在堂屋里的谈话,我这么自我介绍的时候,并没有答理我,而是把小嘴微微地向上翘着,一双手不停地摆弄着收录机,不停地更换着磁带。其实,她是在掩饰着一种内心的不安。收录机放在窗户边一张老式抽屉桌上,她坐在桌前,眼睛望着窗外。我站在她的旁边,把身子轻轻地靠在抽屉桌上,这样可以用一种老师的姿态俯视着她。她没有理我,但我依然滔滔不绝地说了许多大道理。老师是喜欢说大道理的人,这是一种职业病,我刚走上讲台就无师自通了。但我相信,我的大道理中饱含了热情与真挚。因为我想她端坐在教室里,坐在我的眼皮底下静静地听课。
  吃晚饭的时候,她父母请了村小学的李老师来陪我。李老师是肖月的启蒙老师。李老师说,肖月小时候是班里成绩最好的学生呢,又喜欢唱唱跳跳的,活泼聪明。从她父母的嘴里,我隐隐隐约约地知道了,肖月和上期的班主任侯老师闹了矛盾,于是就赌气不去学校了。这是一个表现欲很强、一直希望被在老师关注的女生,老师的态度很容易左右她的心理。可就是因那么一点小原因,她就辍学了么?
  好多年后,我问肖月:你那时和侯老师究竟闹了什么矛盾啦?连书都赌气不读了。
  她说,那个侯老师我讨厌死了,穷酸,小气,偏见大。他第一次来家访,见我家里条件还比较好,就对我特别好。以后便转弯抹角地说我们这儿杉树多,就想要几根去,说是给他父亲做一副棺材板。
  我说这样的老师确实让人讨厌。不过,就这些呀?
  肖月说,还有呢。他很色。漂亮的女同学他就老是喊她们答问。
  我笑了起来,说肖月,他应该老是喊你答问呀,你漂亮又可爱。
  陆老师,那你怎么不色?
  你喜欢我色一点是吗?
  她说,当然呵,好多女生都希望你色一点呢,我们经常在寝室里议论你。可是你好象看着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的样子,很让人伤心呢。
  我说,侯老师色你们又说他讨厌,我不色你们也不满,你们脑瓜子里究竟是怎样的呵?
  人与人不同呵。我们喜欢你呵,喜欢你懂吗?
  那一次,肖月并没有跟我去学校。我真的很失望。过了两天,我正在房间里备课,学习委员兰草跑来报告说肖月来学校玩了,现在在女寝室。但等我去寻她的时候,她又跑掉了。我一想,她可能还是留恋学校的,还有入学的希望,于是带着几个平时和她关系很好的女生一齐到她家里去了,连拉带拖,哄哄劝劝,肖月就跟着我们来学校了。尽管还有一点扭捏,但她心里却是乐意的了。她父亲当场就把学费交给了我,拉着我的手,非常感激,说我真是个好老师,下次有空一定来玩玩。我心里也乐滋滋的,有一种成就感。其实,一个人的快乐也很简单,成就感就是一种快乐。
  在返校的班车上,肖月和我坐在一排。我记得她问了我两句话。她说,陆老师,你真的是我们的班主任吗?
  这还假吗?我歪过头用嘴呶了呶后排的同学,说不信你问她们。
  过了一阵,她又说,陆老师,你多大了?
  我说,十八岁了。
  她抬着眼皮瞟了我一眼,说我今年也十四岁了呢。
  那句话是那么清晰地留在我的记忆里,无意中就记住了。许多东西你想去记忆却怎么也记不住,有些东西却一下子就在你的心里生了根。也许从那时候起,一颗不经意的草籽就落在一个少女的心里发芽了吧。我相信天命,相信人与人之间的惊鸿一瞥。有一种感情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它预先就沉睡在一个人的心里,只是在适当的时候悄然醒来。
  ??
  (三)
  肖月复学后,表现得非常出色。这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娃子,尽管上一学期没读完,这学期也耽误了个近两个星期,但她没费多少劲就把成绩追上来了。她个子不高,编排座位的时候就真的坐在我的眼皮底下。我可以用更多的眼光看着她静静地听讲,看书,做作业。那是一个始终温馨而又经典的场景。她是我从那个叫做丽江的小山村里拉回教室来的,我知道她的心里对我有着更多的亲近。她有着小山麂一样的眼睛,喜欢将一柄杏黄色的小梳子斜插在发髻上,朦胧地看去,就像是墨蓝天幕上的一弯银月。她有时傻呆呆地望着我,或者是望着黑板,却望得我面红耳赤。
  段考过后,肖月被选为了班里的文娱委员,负责每节课前的预备两分钟时间起歌,让同学们精神放松一点。音乐老师也很喜欢她,有时老师嗓子痛了就让肖月代替她教歌。老师教的歌都很严肃刻板,除了《学习雷锋好榜样》就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听都听烦了,肖月就大胆地教一些台港流行歌曲。我也不想干预他们,因为我读初中的时候也喜欢偷偷地唱。歌声是心声,人的心灵是需要通过正当的途径去释放一下的,只要不太过格,符合中学生行为规范。
  那时节,我很喜欢和学生打交道,和他们在一起感到单纯、快乐,甚至和他们一起打球、爬山、照相、做游戏、排练文艺节目。他们疯疯闹闹我也觉得是一种青春活力的表现,而表示出一种欣赏的神情。当然,也许是年龄间的稍小差距,消弥了师生间的传统壁垒。真的,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
  学校后面就是一座山,爬山的时候,他们呼呼啦啦的像一群野兔子一样窜进树林里就没影子了,但肖月总是出现在我的前面一点点。她说,陆老师,你跟着我们走哦,我们会寻路径,如果你要是弄丢了,我们就没有陆老师了啦。这群可爱的孩子们,常常把我这个大人当作了需要他们来关照的孩子。有一次,我也不知道是一件什么事儿没做好,那个穿着黄胶鞋经常一只裤管长一只裤管短的老校长当众批评了我,我狼狈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为我抱不平竟然跑到校长那儿去论理,然后又一个个地来安慰我,叽叽喳喳地数落着校长的不是。在那些可爱而又可笑的孩子跟前,我常常有一种被错位的温暖。

  • 发表于 2021-09-15 14:32
  • 阅读 ( 12 )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