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余泪

(一)  夜色凝重,一阵秋风飘过,打散六王爷府的宁静。  “抓刺客……”  眼神中不带丝毫犹豫,慕容九的身影随着剑气穿过六王爷府的侍卫,脚步落入六王爷屋内。  “如此苍�����凉的剑气,难道是慕容家族的人?”  ��ѧ�ǿռ�“没错。”话音未落,剑气已向六王爷逼近,明明应是必杀一击,却未料被暗器打断。  “——自不量力”

(一)
  夜色凝重,一阵秋风飘过,打散六王爷府的宁静。
  “抓刺客……”
  眼神中不带丝毫犹豫,慕容九的身影随着剑气穿过六王爷府的侍卫,脚步落入六王爷屋内。
  “如此苍凉的剑气,难道是慕容家族的人?”
  “没错。”话音未落,剑气已向六王爷逼近,明明应是必杀一击,却未料被暗器打断。
  “——自不量力”轻佻的口吻拨弄着本不和谐的气氛。一阵苍白冷笑后,暗器阵若鬼爪一般向慕容九袭去。
  以华丽的姿势闪过暗器阵,正欲击杀六王爷之时,才发现身后被暗器阵所困的柳若惜。两难之际,两个黑影晃过,将若惜带出了暗器阵,反手一扬,剑气苍凉,六王爷人头落地的瞬间,四人身影早已消散不见。
  “多谢二位。”慕容九冷冷的语气飘在琥珀色的月光中。
  夜风中,盗玉未遂的林忆夕与寻父未得的楚不归邂逅了慕容九与柳若惜。
  同是迷惘中人,四人决定结伴同行。只是江湖深,红尘乱,何处是归处?
  四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夜幕中,秋月勾着路人心,没有人知晓下一刻将会发生什么,谁都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二)
  次日清晨,长安街头早早地落下一个身影,目光冷冷地盯着远方。一丝凉意袭过,远处传来幽凄的哀乐。
  一只柔弱的手落在肩上。
  慕容九眼神斜过,背后正是柳若惜。
  “难道是怕你的剑还不够准?”
  “昨夜林忆夕盗九凤齐鸣玉却未得手,她说玉并不在六王爷身上。”
  人群渐渐逼近,哀乐愈然凄惨。
  “你还是那么谨慎。”
  “每解决一个仇人,我们都会去喝酒。若惜,再过不久就是我们最后一次畅饮的时候了。”
  “然后隐居深山,再不过问红尘俗事……”
  人群终于靠近,正是六王爷府的家丁,凄凉的哀乐显然是针对六王爷。
  眉间的疑虑顿时消散不见,微微上扬的嘴角吐露出一份安详。
  只剩那渐行渐远的人群,伴着那乐声消失在街的尽头。

  (三)
  望京山上,几度荒凉,望京山上的人,望不望得见那华丽京都中的无奈。尘世间的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每个人总有放不下的红尘俗事。
  冷月依旧,人不同。四人的身影出现在望京山上。
  “中秋将至,从望京山上看去,中秋之夜的烟花盛宴定然华美无比吧!”柳若惜莞尔一笑,语气中含着醉人的甜美。
  几人举杯相互应和着,幻想着中秋之夜长安那华丽的景象。
  街上的红纸灯笼一直排进皇宫深处。灯火通明的街道中,流动的人群似一尾尾银鱼,活跃的姿态托起了长安欢乐的气焰。吆喝声,嬉闹声,赞美声,都飘在半空中,喧嚣得欢快,一切仿佛触手可及。
  “小九,等一切都结束了,我们便能相依在那深山中,虽不见那般华美景象,却也能安然走过这一生……”
  “最后一个仇人是司马隐,我已经打探到他的下落了。”慕容九冷冷的语气如犀利的长剑划破夜空。夜风袭凉了人心,月色宁静了气氛。
  楚不归凝神眺望长安。京都中,有他父亲的下落……”

  (四)
  长安的日子逝去得如流水一般。
  中秋之夜转瞬即到来。
  从望京山上望去,长安的中秋夜果然别具一番风韵呢!
  然而,赏月之人却并未醉于月色之中。所谓月色撩人,撩起的却是丝丝愁绪。
  “明天我们就得赶往江南了,你们有什么打算?”
  眼前是喧闹的长安,背后是慕容九冰冷的话语。
  “我还得留在长安,找我的父亲。”楚不归有些迟疑。
  “我和你们一起走。”林忆夕却不带一丝挂念。
  瞬间的错愕后,楚不归的眼角有一丝浮动,随即拉着忆夕的手跑到一旁。
  “忆夕,你说那月亮离我们有多远?”
  面对圆月,林忆夕一脸茫然。
  “就和我们之间的距离一样远……”不归凝视着忆夕,眼神中的无奈似乎在等待一个惊喜的回应。
  忆夕只是一阵苦笑,转过头去,便是沉默。
  “我心中已有别人了,虽然就在身边,却又遥不可及……”
  忆夕缓缓离去,只剩楚不归一人呆站在原地,心绪被月光无情地打乱。
  烟花依旧盛开,然后凋谢,再盛开,再凋谢——如此的周而复始,到底是绚烂,还是悲凉?
  秋风拂过,带着零乱的心情,楚不归决定与大家同行。

  (五)
  江南的风,吹得缠绵。
  多日的奔波后,几人的脚步停留在一片竹林之外。
  竹间游荡着微妙的剑气。
  林内,简陋的茅屋中缓缓走出一位青衫剑客。
  “司马隐……”慕容九眉头微微一颤。
  “你终于来了。”司马隐双目微闭。”十年前那场灭族之战仿佛还在眼前,而十年后的今天,慕容家族唯一的后人还是免不了会来报仇。”
  顷刻的对峙后,慕容九正欲扬剑。
  “——六王爷曾吩咐过,如果你来了,无须和你交手,只求与你同归于尽,因为你太强了。”
  话音刚落,林内一声巨响,竹间的剑气尽然发动,众人的性命危在旦夕。
  慕容九拉住柳若惜的手,随着一阵轻功飘过,两人已然逃出竹林。
  这一幕,尽然映入林忆夕眼帘。也许只有这一刻,忆夕才会明白,爱根本无法强求。
  惊人的一掌从背后击出,顺着掌势,忆夕飘出了竹林。只是击掌后的楚不归,却埋没在被剑气包围的竹林中。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来不及告别,已然离别。
  “忆夕,红尘中事就如过眼云烟,往往你还来不及去珍惜,它便悄悄流走了。这也许就是尘世间的无奈吧……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和我们一起隐居山林吗?”柳若惜的语气平静而温和。
  抹去眼角的泪滴,忆夕从悲痛中缓和过来。”不,我还得回长安,我想帮不归打探他父亲的下落,也算是完成他的心愿吧。”
  “那我们一起走吧,”紧锁的双眉间透露出慕容九不详的预感。
  纵然若惜心中有百般无奈,但还是一脸坦然地接受了。
  只是谁也不知道,到底何时一切才会尘埃落定。
  
  (六)
  秋天就快过去,瑟瑟秋风带不去的却是人们的愁绪。
  秋末的长安,喧嚣未减。
  放下酒杯的瞬间,映入眼帘的却是令人惊愕的东西。
  ——九凤齐鸣玉。
  然而,佩着它的,不是别人,正是楚不归。
  “是我的父亲救了我。”
  “父亲?你找到他了?”林忆夕从惊愕中缓过神来。
  “我的父亲,就是六王爷。”低沉的语调飘在半空中,摇摇欲坠。
  几人陷入沉默,秋末的风,竟那么凉。
  “命运总爱弄人。楚不归……不归江湖,不归红尘,终将归于寂寞的田园,去过平凡的生活,直到被人们遗忘。小九,做完你该做的事,然后带着若惜隐居深山吧……”
  楚不归走了,林忆夕也跟着他走了。而慕容九,并没有再去六王爷府,而是带着柳若惜一起隐居于深山。

  (七)
  秋风无力地吹着,吹得倦了,也就走了。随即而来的寒冬用它独特的寂寞和着深山中安宁的生活。
  如果不是六王爷那只老狐狸不肯善罢甘休,也许慕容九与柳若惜真的就这样在山中平凡地过一生了。
  深山中,有青鸟悲啼而过,六王爷派出的杀手一一倒下,慕容九抱着奄奄一息的柳若惜跌坐在溪旁。
  “小九,你不用难过。如果下辈子我们还能在一起,我只希望,我们是两个普普通通的人,能幸福地过一生……”
  “为什么,当我们终于可以抛下那些红尘俗事,却已不能在一起……”
  天边那抹残阳异样妖艳,似饱经风霜的隐者嘲笑着这无奈的红尘。
  后来,长安传出六王爷遇刺的消息,有人说,六王爷遇刺当晚,长安飘着浓烈的酒气,恍惚有一道剑气闪过,苍凉的姿势直上天宇。
  如果有一天,楚不归和林忆夕来到那深山中,他们会看到,那石碑上刻着的浅浅剑痕:
  岁月无痕逝凄凉,
  曾约发白鬓染霜。
  若有空山幽香起,
  红尘只余泪千行。

  • 发表于 2021-09-15 13:29
  • 阅读 ( 15 )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