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狐奇缘

佛说:你当真愿随她堕入轮回,即使永不能再登极乐?  无我但笑不语……    一个大雪纷飞的��Ů��������除夕,开封府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这人是展昭带回来的。展昭离开开封府一个多月,回来时便带了一个人,据说是他的妹妹。  小离听说展昭回来了,忙跑出去看。虽然只是远远的,但只要能看到那抹或蓝或红的身影,她心里便有一种

  佛说:你当真愿随她堕入轮回,即使永不能再登极乐?
  无我但笑不语……
  
  一个大雪纷飞的除夕,开封府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这人是展昭带回来的。展昭离开开封府一个多月,回来时便带了一个人,据说是他的妹妹。
  小离听说展昭回来了,忙跑出去看。虽然只是远远的,但只要能看到那抹或蓝或红的身影,她心里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塌实感。
  她只是开封府里一个普普通通的伙房丫头,无父无母的她从小跟着舅舅一家生活,虽然舅舅一家对她很好,但在这世上,竟然是好人没好报,两年前的一场瘟疫,夺去了村里大部分人的性命,其中包括舅舅一家,惟独她这个本早应饿死街头的孤儿却活了下来。生活失去了依靠,她只好四处流浪,终于能得好心人收留,并介绍她到开封府做事。虽然在这里只是做些很低下的活,但总算也有了个安身的地方。她从不多说话,刚到的几天,还曾被人当做哑巴看待。
  看着展昭旁边多了一个人,小离心里突然像被什么刺了一下,隐隐的疼。她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只是觉得,那个人竟是如此的碍眼,她甚至还不知道那人究竟是男是女。终于听旁边的人说那是展昭的妹妹,小离心里的那种疼才渐渐平息了下来,这时才细细打量起那人。看不清脸,什么都看不清,只是看到一片白,这是那人给小离留下的第一印象。整个人都包在白色斗篷里,脸色也十分的苍白,似乎要与那漫天漫地的雪融在一起。展昭并没有穿着那熟悉的蓝和红,而是一身的黑,连发带都是黑色的。一定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小离心里唯一能想到的。她从来不了解展昭,也从来不知道他那深锁的眉头里究竟锁了些什么故事。她就这样呆呆的,远远的,目送着展昭离去。
  把若心安排在自己隔壁的房间后,看着几年不见的妹妹,展昭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心酸。一个月前,收到若心托人捎来的信,才知道忠叔病危。马不停蹄地往家中赶,却仍然晚了一步,回到家里,已经在办丧事了。见到若心时,她整个人都已经呆了,什么都不知道,好叫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一见到他,若心就抱住他哇哇大哭,这一哭竟哭了一个时辰。若心从小就不会哭,这一哭竟仿佛要把这许多年来的泪一次流干。若心与自己可以说是忠叔一手带大的,父母去世后,他也离开了家,这几年家中的事也一直是忠叔在打理。忠叔的死对若心的打击实在是不小。处理完家里的事后,遣散了家中所有的仆人,他便带着若心回到了开封府,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把这么柔弱的妹妹交给谁。
  回到厨房没多久,小离便听说公孙先生叫她。小离当时心里很奇怪,公孙先生即使再有事,也用不着叫她吧,因为,她在这开封府里实在是太渺小。带着满腹的疑问,小离来到了公孙策处。
  “小离姑娘是吗?”公孙策笑意盈盈。
  小离点了点头,她一直都不喜欢说话。
  “小离姑娘来府里有多长时间了?”公孙策又问道。
  “一年多。”没有办法再不说了。
  “在府里住得还习惯吗?”
  仍是点头。
  “小离姑娘,”公孙策又继续说道,“展护卫的妹妹来了,你知道吗?”
  点头。
  “我跟大人刚刚商量了一下,觉得她一个姑娘家,又是刚到这里,定会有所不便,所以,想让你去和展姑娘一起住一段时间,让她熟悉熟悉这里的情况。不知你意下如何?”
  小离不是不明白公孙策的意思,其实只是让她去做展姑娘的丫鬟。本来她从心里是不愿意的,不是她生性高傲,而是她觉得自己笨手笨脚的,实在不适合。不是所有小姐的丫鬟都是八面玲珑的吗?而自己,连话都很少说,心里想拒绝,但……为何脑袋又不听使唤地点了点?难道……她心里竟是愿意去的?
  见小离同意了,公孙策也不多说了,他看得出来,这个小姑娘是不愿意与人多交谈的,这倒与展昭那个冰一样的妹妹有点相似。那个姑娘虽说让人看了心里很喜欢,但却是很不容易接近的,真不知道一向古道热肠的展昭怎么会有那样一个妹妹。
  把小离带到展若心的房间,稍微交代了几句,又向展若心打过招呼,公孙策便离开了。
  见到小离,展若心还算比较友好的笑了笑,虽然那笑容并没有多少的暖意,但小离知道,对于一个刚刚丧失了亲人的人来说,那已是很不容易。所以,她也并没有放在心上,自己不也是一直都不愿意对人笑的吗?这时,小离才有机会细细打量展若心。展若心并不是很漂亮,论姿色只能算是中上,然而,她身上总有那么一种东西,让人觉得她很……小离不知道改怎么形容,只是觉得展若心似乎不属于这个世上。而后……两人竟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谁都不说话……
  展昭回到若心的房间见到的就是这样一种景况。若心站在窗边,那个据说叫小离的姑娘坐在凳子上,气氛总有那么一点怪怪的。
  见到展昭,小离慌忙站了起来,一不小心把桌上的茶碗都给打翻了。展昭笑道:“是小离姑娘吧,不必拘礼,以后若心还要多蒙你照顾了。”
  小离心里竟像藏了一只小兔子,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来开封府一年多了,从不曾这么近距离的听他说话。见小离不说话,展昭以是她内向,也就转向展若心道:“若心,小离姑娘是包大人从府里抽过来照顾你的起居的,这样,你以后就能多了伴了。”“大哥,”展若心幽幽道,“不用为我多费心的。”展若心的声音很好听,就像她的哥哥一样,小离心里想道。
  展若心话很少,除了和展昭在一起,她一直都很少说话。小离心想,她怎么会和自己这么像。小离没有和展若心住在一起,只是在离展若心房间不远的一间屋子里住下了,因为,听展昭说,展若心从小就是一个人住,人多了,她晚上就睡不着觉。小离无法想象,一个三四岁的孩童晚上竟不需要人陪,自己一个人入睡,她晚上……不会害怕吗?自父母死后,小离一直都和舅妈睡在一起,稍微大了些,便和表姐妹们一起睡,虽然她不喜欢和她们一起吵吵闹闹,但身边有人,心里总觉得会安心些。
  过了一个多月,展若心脸上的笑意总算是深了些,展昭总算也能稍微松口气了。他所认识的若心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以前的若心虽然也是很少说话,但却是拥有这世上最温暖的笑容的姑娘,那笑是透进人心里的暖。然而自从忠叔去世后,若心便是一副冷冷的样子,仿佛真是被冰封住了一样。他不禁想起了若心的本名——若冰,还真是像。他不知道当初是谁给若心取名叫若冰的,只记得后来娘亲说若冰这个名字太冷,也太男孩子气,就取谐音改叫了若心。然而,若冰这个名字真的和若心太有缘,仿佛真的是为了她而取的。若心从小体温就低于常人,即使是再热的天气,她的体温也不会上升一点。所以,小时候的夏天,他总喜欢抱着若心,只为了——避暑。若心特异的体质曾让娘亲担心不已,因为,体寒可能会成为一个人致命的弱点。虽然看了很多的名医,然而对于若心的状况,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幸好,若心的体质并没有娘亲想象的那么弱,相反的,若心几乎很少生病,这倒让许多说若心可能长不大的人大大的意外了。
  自展若心来到开封府后,小离便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日傍晚听展若心抚琴。这个习惯本是受展昭影响的。那日,小离偶然发现展昭站在屋外,闭着眼睛,静静地听展若心弹琴。然后,小离便不知怎么的有了这个习惯。展若心弹琴时,展昭从不会去打断,只是在屋外听着。小离也一样。只是展昭很少会有时间,于是,每天傍晚,小离都会站在展若心的房外,虽然她并不懂,但仍然坚持听着,展若心似乎也发现了她在屋外,曾说过要教她弹琴,然而小离看了看自己因常年的洗刷而日渐粗糙的手,再加上原本也不是想要学,便摇摇头,拒绝了。
  小离是从心底喜欢展昭的,本来似乎应该爱屋及乌,对展若心也心存疼惜,毕竟是自己心上人的妹妹,但,小离不知为什么,对于展若心,她就是喜欢不起来,仿佛自己的什么东西会被她夺走似的。她对展若心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展昭,小离心中明白,当初之所以会答应公孙先生,完全是因为可以和展昭离得更近些,听展若心弹琴也是因为那是展昭喜欢做的。展昭不在的时候,小离从不会主动去展若心的房间,幸而展若心也很少会叫她。

  • 发表于 2021-09-15 13:28
  • 阅读 ( 11 )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