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作文800字抒情高中

夜深了,我躲在被窝里偷偷掐手机。�������Ӵ���突然,我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心里骤然一紧,肯定又是母亲半夜查房了。我触了电一样快速关掉手机,顺手塞在枕头下,扯着身上的被子蒙住了头,尽力屏住呼吸。窸窸窣窣的脚Ϊ��֮��步声渐渐逼近,不一会儿便没了动静。我只听见自己因紧张而乱了章法的心跳:咚—咚咚—咚,似乎要是不闭紧嘴巴,心就会

夜深了,我躲在被窝里偷偷掐手机。

突然,我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心里骤然一紧,肯定又是母亲半夜查房了。

我触了电一样快速关掉手机,顺手塞在枕头下,扯着身上的被子蒙住了头,尽力屏住呼吸。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渐渐逼近,不一会儿便没了动静。我只听见自己因紧张而乱了章法的心跳:咚—咚咚—咚,似乎要是不闭紧嘴巴,心就会蹦出来。

窗外,呼呼作响的风声扑打着窗户。

一只温热的手伸进我的被窝,摸到了我的脚。体质太差,我手脚一直是冰凉的。从手掌的粗糙程度,我能感受到这并不是平日来查房的母亲,而是常年在外奔波的父亲,我心头不禁窃喜。

只听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在被窝里竖起耳朵,仔细分辨着还会有什么声音。不一会儿,没了动静,父亲好像已经出去了。

我赶紧将脑袋露出来,像离开了水的鱼儿,大口大口呼吸着被窝外的新鲜空气。在黑暗中,我看见房门却大张旗鼓地开着,不免暗自恼怒起来:出去时为什么不帮我关上门,父亲怎么这么粗心?

我又犹豫着,要不要起身关上房门呢?会不会被他发现我在假睡?是不是又免不了一通训斥?也许不会,不常回家,他舍得训我?

正胡乱想着,客房的灯亮了。听声音,父亲好像正在倒水,并没有去睡觉。于是我只好僵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继续装作熟睡。只是这次装睡聪明了一些,我把头往被子里埋得浅了一些。

不一会儿,父亲又轻轻进了我的房间。紧接着,便有一只热水袋准确无误地卧在了我的脚边,暖暖的温度从脚心一下子窜至全身。父亲帮我掖了掖被角,随后便轻手轻脚地出去,小心地带上了房门。

次日一早,轻叩我房门的“咚咚”声传来。迷糊间,我听见父亲沉稳的声音:

“起床了!秋天,记得多穿点儿衣服。今天冷,待会你还得和我一起出去。”

我眯着一双困乏的眼看向窗外,是十一月独有的暖阳,黄灿灿地散落一地。心里笑了:吓唬谁呢?这么好的太阳!我穿了一件宽松的卫衣,挑了一条牛仔裤,简单洗漱后便和父亲一起出了门。

不料,一出门,冷风裹着寒气迎上来,我连打几个寒噤,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起来。外面的冷空气在阳光下张牙舞爪,阳光不过是个假象,丝毫没有该表示出的热度。

“我早上不是让你多穿点儿吧?没听到吗?”

父亲虎着脸厉声质问我,可他眼底溢出来的却是满满的心疼。我小声嘀咕着:“没睡醒,没听清。”心虚得连自己都听不见。

父亲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即伸出手,用他宽厚的手掌将我冰冷的手紧紧包裹,温度从他粗糙却暖和的手心一点一点蔓延开来。不一会儿,我的手暖和了。

父亲就这样牵着我的手进了超市。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小心地把我护在他坚实的肩膀旁边,好像我还是个那个很小很小的丫头。

走到摆放零食的货架前,他熟练地挑出我最喜爱的零食,大包小包扔进了购物车,这倒不像一个长年不在我身边的父亲了。

回家了,我和父亲心满意足地瘫坐在沙发上,他吃我递过去的暑片,我接过他扔来的鸡翅,谁也没说话。

电视里正在上演一部苦情戏,女演员正在含情脉脉地追问男演员:“你爱我吗?”

我忍住笑,一脸认真地看着父亲,问:“爸,你爱我吗?”

父亲“咔嚓”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嘴角翘了下。是羞涩,还是不屑?我正琢磨着,却听他含糊不清地说:“看电视哈,看电视……

  • 发表于 2021-09-05 22:16
  • 阅读 ( 1 )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