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需要理由

热闹的集市�Ϻ�lvר���上,商贩们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声;热浪里,仿佛还有汗水滚落到地面的“噼啪”声。杨睿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他想买双鞋子,儿子的脚长得真快,才多长时间,就不能穿了��³Ү��。他留意着街道两边,寻找着卖鞋的摊位。许欣站在自己的摊位前,人们脚步匆匆地从她面前走过去,丝毫没有驻足的意思。在燥热


热闹的集市上,商贩们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声;热浪里,仿佛还有汗水滚落到地面的“噼啪”声。

杨睿走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他想买双鞋子,儿子的脚长得真快,才多长时间,就不能穿了。他留意着街道两边,寻找着卖鞋的摊位。

许欣站在自己的摊位前,人们脚步匆匆地从她面前走过去,丝毫没有驻足的意思。

在燥热的太阳下站久了,许欣有些昏昏欲睡。

“姑娘,你的这双鞋怎么卖呀!”

看到来了生意,许欣忙招呼着。“价钱好商量,主要穿着合适就行,这双颜色不太适合你,你看看这双怎么样?”许欣向顾客推荐着合适的鞋。

“这双好像样子不太好看。”这个人很挑剔,许欣来来回回给她拿着鞋子。

“把鞋拿出来!”一个声音把正在低头找鞋的许欣吓了一跳。只见一个小伙子正抓住买鞋人的手。

原来她是个小偷,许欣过去把她藏在包里的鞋拿出来。

“这么大的人了,你家里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许欣数落着这个人,气的她真想破口大骂,可是从没骂过人,开不了这个口。

偷鞋的人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而且还有熟悉的面孔,连忙灰溜溜得挤进人群溜了。

“谢谢你,今天差点把本钱都赔进去。”

“不客气,我是想买双鞋,碰巧看到了。”

“你想要鞋呀!我给你挑一双。”

许欣给他挑了一双合适的鞋,他拿着鞋满意地走了,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一种异样的感觉从许欣心里升起。

从那天以后,许欣每次赶集都会留心,希望再看到那个人。可是,他好像已经人间蒸发,再也没出现过。

一晃,过去一个月,许欣一直没见到帮她抓贼的那个人。

这一天,她到镇上的姑家去串门,回来的途中电瓶车没电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又没地方充电,只好推着车子走。

走着走着,一不小心,细细的鞋跟一歪,差点跌倒,却把脚崴了,脚一沾地就钻心地疼。

当她一瘸一拐吃力地走得时候,一辆面包车停在她身旁。

“车子坏了吗?”她听到问话回过头,顿时又惊又喜,因祸得福竟然遇到了他。

“是没电了。”许欣回答着他。

“那你上车,我送你吧!”许欣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就把她的电瓶车搬上了车。

她心里暗暗窃喜,真是老天开眼,又遇到他,而且又是在需要帮助的时候。

“真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没关系,举手之劳。”

“你看,你都帮我两次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许欣说着话偷偷打量他。他的皮肤不是很白,是健康的古铜色,国字脸棱角分明,尤其抿着的嘴角,忠厚里透露着自信。

“我叫杨睿。”他说话的时候微微一笑,嘴角弯起来又露出几分孩子气的天真。

杨睿开着车,许欣就在他身后欣赏着他,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开车的杨睿好像感觉到了身后热辣的目光,变得有些不自然。

“上次看你给孩子买鞋,是你的孩子吗?你来买鞋,嫂子呢?怎么没一起。”他想了解面前这个人,就试探着问他。

“是给我儿子买的。”说完他迟疑了一下又说:“我已经离婚了,现在儿子跟我,平时都是我妈照顾他。”杨睿淡定地说着,好像在说别人的事。

“方便告诉我什么原因分开的吗?”许欣听说他离婚了,越发想深入了解这个人。

“过去的事,不提了。”

看来杨睿不想提起过去,许欣也没再问下去,毕竟不是很熟悉,只有两面之缘。

而在许欣心里,两次巧合已经足够,她自己也不清楚,好像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只觉得心里很踏实。

分手的时候,他们互相留了联系方式。

而以后都是许欣去主动联系,杨睿总是被动地接受邀请,好像故意跟她保持一段距离。

这一天,她进了一批好看的童鞋,收拾好货物就给杨睿打电话,约他去村边树林。

见了面,许欣拿出漂亮的小鞋,递给杨睿。

“怎么样,漂亮吗?我专门给你儿子挑出来的。”

“挺好看。”他接过鞋,咬了一下嘴唇,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许欣默默看着他,她用眼神告诉他:说吧!我想听。

杨睿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慢慢说起他的过去。

听着他缓缓地诉说,对他,又多了一份怜惜。

原来杨睿和前妻也是由相知到相爱,慢慢走进了婚姻。虽然前妻有点爱慕虚荣的小毛病,但是瑕不掩瑜,其他方面还是可以的。

两个人过了一段甜蜜温馨的日子,可是,人无法活在真空里,日子要实实在在地过,柴、米、油、盐哪一样也不能少。

为了生活,杨睿必须要出门打工,有时候可能几个月不能回。

一年以后,儿子出生。渐渐的,初为人母的幸福和快乐,被满院挂着的尿布取代。她天天抱怨,说一个人带孩子累。

面对抱怨,杨睿总是陪着笑脸:“辛苦老婆了,回家好好报答你。”

孩子一周了,已经蹒跚走路。每当在电话里听到儿子含糊不清叫“爸爸”的时候,杨睿的心简直要被融化掉,满满都是泛滥的父爱。

就在孩子一周半的时候,一次回家,母亲支支吾吾地说:“睿啊!暂时别出去打工了,在家待一段时间吧!”

母亲一提醒,杨睿也感觉到了异样,即使他在家,妻子总是找借口出去。

那天,刚吃过晚饭:“你看一会孩子,我到大嫂家寻个治疗孩子拉肚子的方子,马上回来。”

杨睿跟孩子玩了一会儿,等孩子睡着,突然心里一动,想起了母亲的话。

“大嫂,有串门的吗?”

“没有啊!她没在家呀?

“她说来你家,没在,去哪里了呢?”他嘴里嘟囔着往外走。

“哎!我说,你去那边看看。”说着朝那边一个院子呶了呶嘴。

他朝那个院子走过去,心里暗暗祈祷,最好别在那里。

可是等他进到院子里,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她真得在,而且手环着那个人的脖子,坐在那个人的腿上。

他踢开门,里面两个人被他吓得不知所措。他已经没有思维,顺手抄起屋里的菜刀,向那个人砍去。

这出闹剧最后怎么结束的,他已经不记得,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派出所。

他因为故意伤人罪,致人轻伤,被判一年徒刑。

他为冲动付出了代价,失去了自由身。可是一个男人遭遇最难以忍受的事,为此付出代价,他不后悔。

一年只有三百六十五天,会很快过去的。出去好好照顾父母,抚养孩子,不奢望其他了,难熬的日子里他这样安慰自己。

他想不通为什么,人生的列车总是不能在你设定的轨道上行驶,曾经美满的婚姻,祖孙三代一家五口,其乐融融地在一起,想当初是何等惬意。自己的眼睛瞎了,怎么喜欢这么一个寡廉鲜耻的女人。

家庭已经不可挽回,可怜了还在嗷嗷待哺的孩子。可就在短短的一年期间,父亲没有等到他回来。

当他接到消息,不知道怎么回的监舍,只觉得心被一只无形的手拧着,拧了一圈,又拧一圈,空空得只留下痛。一会儿又像掉进了冰窖,冷得心缩成小小的一团,不停地打颤。

他不停地抽着自己的脸。父亲只有自己一个儿子,却没能送父亲最后一程。是那个女人造成了这一切,他恨她。

许欣明白了他一直躲她的原因,是他受得伤太深,深得一直无法愈合。为了怕再次受伤,他给自己织了一层厚厚的茧。

“你放心,我决定好好照顾你和孩子,给你一个温暖的家。”许欣对杨睿做出了承诺。

许欣满心欢喜地回到家,宣布了和杨睿的恋情。

她期待地等着父母的祝福,看着父母越来越暗的脸色,她心里的火苗瞬间熄灭,喜悦顿时跑得无影无踪。

父母的理由很充分。他是离婚的男人,还带着个孩子,最重要还坐过牢。

“我父母不同意,怎么办?”许欣沮丧地告诉他这个消息。

杨睿没有惊讶,而是很平静地说:“不奇怪,意料之中的事。”

许欣急得不行:“看他们的态度很坚决,可怎么办呢?”

“能怎么办呢?我又不能去抢亲。”他故意逗她开心。

许欣白了他一眼:“什么情况了,还开玩笑。”

“好,好。我的错,你想个办法吧!”

“哎呀!我想起一个办法。”许欣有点兴奋。

“什么好办法,说说看。”杨睿听说有办法,也来了兴致。

“别管了,暂时保密,你静候佳音吧!”许欣自己都佩服自己了,能想起这么好的主意。

她兴冲冲到了家门口,马上换上一副懒洋洋无精打采的样子。

晚上吃饭吃到一半,她突然跑出去吐起来,她母亲连忙跟出来,一边拍打着她的背一边问:“这是怎么啦?”

“不知道,可能吃错东西了吧!”

连续几天,许欣老是吃饭的时候吐,她母亲觉得不对劲,就问:“你说实话,你一直吐究竟怎么回事。”

许欣哭着脸说:“我例假没来。”

许欣母亲气得手都发抖了,把手扬起来几次,终于没有落到许欣脸上。

看母亲生气的样子,许欣的心也跟着母亲手得起落起伏着,真害怕为了这件事挨揍,那样可是真冤枉呀!

“一个姑娘,太不检点了。”母亲赌气走开,把母亲气成那样,许欣有点过意不去,可是为了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必须狠心。

过了一天,许欣的母亲跟她说:“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见母亲态度好像有些转变,许欣暗喜。可是,表面文章还要做下去的,不能让母亲发现破绽。

“你说怎么办呢?”许欣一脸无辜的表情。

“要想我们同意,必须到县城买套房子,不然,就是把你老在家里,也不能嫁给他。”

“还讲不讲道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哪弄这么多钱。”许欣这次是真着急了。

“这个我们不管,只要他买了房子,凡事好商量,我们也是为你好,他可是坐过牢,你可是要想清楚,为他值得吗?。”父亲放下狠话,转身出了门。

她被母亲看起来,不能出门的日子里,她一天比一天焦虑,杨睿已经把她的心填满,她想时刻陪在他身边。

已经几个月没有杨睿的消息,这天夜里,趁父母熟睡,给杨睿打了一个电话。

“我想问问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这事能说假话吗?”

“只要你是真心,我这辈子跟定你了,你等着我。”

说完她挂了电话,许欣是个有主见的人,只要她决定了的事,必须付诸行动。

在一个月圆的晚上,她悄悄走出家门,踏着皎洁的月光 ,清风为她作伴,为了心底的那份爱恋,她义无反顾地选择出走。

她知道,杨睿在前面正张开怀抱等着她,为此,她加快了步伐。

近了,近了,她看到了,那个让她魂牵梦萦的人,就在不远处。

  • 发表于 2021-09-05 21:31
  • 阅读 ( 5 )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