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棵树

楼下有两棵树,一棵榆树,一棵柳树。  是两棵自己冒出来的树。  今年的春天,被几场暴雪打乱了节奏。昨天一片白,今天刮大风。被风刮得渐渐柔软的枝条,两棵树张牙舞爪了几天,终于在风和日丽的午后,突然发现,它们�����早已变了颜色。  柳树当然是个女人,否则,������何以婀娜多姿呢?她就是好表现自己,迫不及待地换上了春装


  楼下有两棵树,一棵榆树,一棵柳树。
  是两棵自己冒出来的树。
  今年的春天,被几场暴雪打乱了节奏。昨天一片白,今天刮大风。被风刮得渐渐柔软的枝条,两棵树张牙舞爪了几天,终于在风和日丽的午后,突然发现,它们早已变了颜色。
  柳树当然是个女人,否则,何以婀娜多姿呢?她就是好表现自己,迫不及待地换上了春装,带着晕黄的淡绿,通体晶莹。染了绿色的长发,已经及腰飘逸,不时地撩拨还有些深沉的春思。
  深沉的春思来自旁边的男人,他是那棵榆树。他不修篇幅,似乎还穿着秋去的灰,只是有了帅气的白。他像是不羁,却又忍不住斜睨。装作很高冷,但已经无法隐忍深沉的笑意。
  谁能看透他们的心思,谁知他们内心地雀跃,他们只是碰撞了眼神,庆祝他们的花季。
  柳树一定会越来越美,她会舞动手臂,甩动着带着蝴蝶结的长发,把摇摆的裙裾,绣上弯弯的叶片。
  榆树会越来越帅,他会舒展身躯,蓬勃向上地展示男人的魅力,伸开有力的臂膀,遮天盖地的开辟一片荫蔽。
  柳絮飘飘,榆钱洒洒。柳絮伴着榆钱,相拥着离去,无需挥手飞向远方。各自天涯,却一定会这样没有承诺地不期而遇。
  柳絮和榆钱本不是一类种子,它们一定就这样互不相识下发出了嫩芽,幼年时彼此眺望,争先恐后地比着个头。渐渐地发现他们的不同,也发现了他们的默契,还有心知肚明的情意。
  我们是两棵不同的树。
  越长越大,越靠越近。你可以伸出手去抚摸我的长发,我也会在无聊的深夜,挽住你的手臂。其实我们的根系,已经缠绕在一起,枝枝叉叉地分不清的那一天,我们,终于这样无法分离。
  世上所有的爱人都来自哪里?谁和谁又是怎样的命中注定地相遇,爱情其实就是我和你,一种前世擦肩的回眸,从此不离不弃,成为不二选择的是我,是你。
  永不白头,相守相依!

  • 发表于 2021-08-29 20:51
  • 阅读 ( 1 )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