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丨一念天堂

早听闻天堂寨,对于其名,心生疑惑С��СƷ:究竟何种绝色,方可担当“天堂”二字的荣耀。目光在地图上逡巡着这一方山坳,想象着溢满其间的阳光、清风与与云朵。趁一个周末的空隙,前往天堂寨,欲一睹其容颜。天堂寨位于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与湖北省罗田县交界,古称“多云山”,为大别山主峰�㳡�������������之一,其主要景点有白马大峡谷、龙剑峰、

早听闻天堂寨,对于其名,心生疑惑:究竟何种绝色,方可担当“天堂”二字的荣耀。目光在地图上逡巡着这一方山坳,想象着溢满其间的阳光、清风与与云朵。

趁一个周末的空隙,前往天堂寨,欲一睹其容颜。天堂寨位于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与湖北省罗田县交界,古称“多云山”,为大别山主峰之一,其主要景点有白马大峡谷、龙剑峰、白马峰、瀑布群等。 在天堂寨峰顶北可望中原,南可眺荆楚。

冬日里的天堂寨少了几分郁郁苍苍的英气和秀气,多了几分安妥的沉稳和静气。一路上,久居平原,数月不曾外出的我仍兴致勃勃地眺望着更远处的山影。裸露在石块间的溪流潺潺,虽水量涓秀,但较之日常嘈杂的人声、车鸣,依然是难得的天籁。此刻我们一行人徜徉其间,拥抱着大自然的安宁。

登山的过程是一个沉淀的过程,从一时兴起,到趣味盎然,至乏味动摇,一番波折,静立山顶,欣赏一派风光。一路上途径多处瀑布,飞泻而下又匆匆疾驰,永不复返的样子,竟和青春如此相似!阳光照耀下的激流,无比珍贵,异常斑斓。而后或喑哑或无言着的,莫不是学会笃定着平实与从容?同行的伙伴,年龄最大的也不过30出头,也许,此刻无忧无虑的我们,像清泉,涌动着无限的生机。一生将流向何方,途径何处?一串一串的脚印,唯有到了终点,才知赋予的意义是否兑现。

谁都曾拥有过灿烂无比的青春年华,但是它总归悄然溜走,且无法攥住它多情且无情的手。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时光、情绪…在蓦然回首的一瞬,明白了苏东坡“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喟叹。

置身山中,我亦懂得了与自我相容。李白“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谢灵运的“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王维的“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诗人常建也曾写道“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古往今来,描绘山水风光的诗句浩如烟海,那一腔欲倾吐情怀与风骨的心思或浓重,或清雅。隔着千年的距离,摇曳着化为宣纸上的一抹晕染。俯仰之间,尘迹斑驳,唯有山光水色隽永成不朽的画卷。

山水性灵,我是相信的。安歇在大别山腹地的精魂,化为上空的云朵悠然守候。也许,任何一座山,只因它是山,岁月便赐予了笃实与厚重。而云雾的缥缈变幻让繁华寂寥尘世间的喜怒哀乐变得轻薄,乃至不值一提。“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仙女潭、瑶池以及与海拔1590米江淮分水岭毗邻的情侣峰,这些地质经典景观无不让人赞叹自然的神奇。抵达皖鄂交界处,站在峰顶,迎面扑来的风,似浮在剑鞘之上的气息,凌冽。远远地看着山影重叠,云影缭绕,人影隐约,心间蓦然升起一股卓然的情怀。

何谓天堂,笃定与安然便是天堂。“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且等待岁月给予答案。岿然不动的不是山,最美的是跋涉千年,静看一轮明月。平静的海面最深,丰厚的魂灵才经得起风吹雨打。像山一样,为自己坚实存在。

  • 发表于 2021-08-29 09:50
  • 阅读 ( 4 )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