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公主吻醒了沉睡的Ϊʲô���ܿ������ñ�����恶魔。  恶魔啊,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诡异而又邪恶的存在,他们往往莫名其妙地特别������钟爱于操控人心,以和别人交易的借口掩盖他们想玩弄这些一无所有的可怜人的恶劣事实。而在童话故事里,公主本来应该是最和恶魔没有牵连的,因为她们从不缺少什么东西。她们理所当然从一出生就得到这国家最尊贵的人的宠爱,百

公主吻醒了沉睡的恶魔。

  恶魔啊,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诡异而又邪恶的存在,他们往往莫名其妙地特别钟爱于操控人心,以和别人交易的借口掩盖他们想玩弄这些一无所有的可怜人的恶劣事实。而在童话故事里,公主本来应该是最和恶魔没有牵连的,因为她们从不缺少什么东西。她们理所当然从一出生就得到这国家最尊贵的人的宠爱,百民的憧憬与迷恋,还有数不清的珠宝首饰、堆积成山的华丽的衣服。

  但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里,这个可怜的小公主虽然得到了大部分公主都拥有的地位、财富,还有父母的宠爱,却唯独可惜的没有一副公主该有的,美丽不可方物的容貌。

  她的父王虽然现在已经中年发福谢顶,但年轻时也曾丰神俊朗,骑在白马上意气风发,能俘获全王国女子的芳心。她的母后更是全童话故事里顶尖的美人儿,象牙般白皙的肌肤,仿若金线织就的长发,还有像永远盛着漫天星光的紫罗兰色眼睛,这个让无数人倾倒的女人竟然生下了这样的公主。

  颜色寡淡到丑陋。

  可她竟然没有这样的自觉。她那身份尊贵且说一不二的母后因为爱她,为她撤掉了王宫里所有的镜子,甚至哪怕是反光的地方,比如光滑的大理石柱子,她都要令仆人裹上一层华丽的绸缎。所有要在王宫中过活的人,无论是身份尊贵的大臣,还是地位卑贱的女奴,全被勒令任何时候都不能对小公主的容貌发表看法,否则就要被割去那条不听话的舌头。

  因此哪怕小公主难看得异于常人,她也依然很快乐。

  不过聪明的读者们当然知道,如果这故事一直这样快快乐乐安安稳稳地进行下去,就肯定不会出现开头那句话啦。

  王宫里飞来飞去的小鸟都很喜欢小公主,甚至愿意在她枯草似的黄头发上舒舒服服地窝上片刻,因为她从来不会用小石子射他们,时不时还会喂一些好吃的面包屑;花园里的蔷薇对她也不错,虽然她丑得令她们感到不适,但她们从来不像总是端着的玫瑰花一样以貌取人,因此能够接受小公主对她们的喜爱,并偶尔把最好看的花送给这位可怜的孩子。

  但即使这样,小公主有时还是觉得有些寂寞。有一天,她正在房屋院子里荡着秋千,蜜一样的阳光流淌在草地星星点点的小白花上,一只小巧的画眉立在颜色古朴的宫墙上昂首歌唱,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一群人隔着高高的宫墙从院子前经过。她轻手轻脚地小跑到大门前,从门缝里往外张望:一个从未见过的美貌少年被一群人簇拥着,正与大臣微笑着交谈,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斗篷,上面绣着极为繁复华丽的银色暗纹,海绿色的玛瑙装饰着他胸前的顶针,让他显得气度非凡。

  此时的公主被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异样感觉包围了。她觉得心脏好像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攥紧了,酸涩的、甜蜜的酒浆在胸腔中翻滚,让她有些醺醺然。她睁大的眼睛满溢着对爱情的向往,可殊不知这一幕在别人看来就像一个面目诡异的小丑在演一场可笑的滑稽戏。

  她再也忍受不了作风强硬的母后下的禁止见陌生人这个可恶的命令了,她在院内充满希望地向门外喊道:“让我出来吧,亲爱的大臣!我很想和这位从未见过的男孩一起玩耍。”

  出乎她意料的是,大臣与随从们霎时间都大惊失色,张皇地相互对视着,心中暗暗懊恼为何选择了这么一条路,就是没有一个人敢理这位小公主。

  美少年奇怪地问道:“这是谁,怎么被关在房子里面?”

  一位年轻的随从无奈地附到他的耳朵旁悄声说:“这是一个疯了的女人,王后出于怜悯一直把她安顿在这儿,让王子见笑了。”

  他们一行人有说有笑地走远了,小公主不可置信地伏在门上,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强烈地被软禁般的愤怒。

  也许是因为这是一个童话故事的缘故,出于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她撕下了那装饰着一颗颗珍珠、绣着淡红色蔷薇花的长裙裙边,奋力爬上院子里枝繁叶茂的梧桐树,咬了咬牙从树上跳了下去,跃过了那高高的门墙——她从没有感受过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轻盈,就像一根没有重量的羽毛;也从未感受到胸腔中这股喷薄欲出的力量,这么纯粹的爱情。

  她追逐着这条路向前,追逐着心里懵懂又激烈的召唤,像一个快要饿死的人渴望得到能裹腹的面包,像一个无辜的可怜人听到了恶魔的诱惑。她疯了似的奔跑,身边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更没有人能够拦住她。

  美貌的邻国王子正和几个与他年龄相似的少年站在湖边谈话,大臣们垂首立在一旁,黑色的天鹅优雅地在湖中心游动,时不时恬静地梳理自己的羽毛,或是将橘红色的鸟喙伸到湖面下觅食。

  她跑得那样快,以至于绾着头发的珠宝饰物都落在了地上,她杂乱的头发披散着,皱巴巴的脸涨的通红,显得更加丑陋得无可救药。

  王子一行人终于注意到了她,他们惊讶地盯着她看,美貌的王子转过头诧异地和身边的少年说着什么,而大臣们都吓得脸色苍白。

  但小公主什么都没有在意。她不好意思地捏着破碎的裙边,用生平最自以为优雅的仪态缓缓走上前去,行了个礼,低着头小声说道:“我很抱歉,惊扰了你,但你实在是太好看了,我真的很喜欢你,可以和我一起玩吗?”

  王子瞪大了眼睛,他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夸张地朝身旁的人们大声说到:“我可不是在做梦吧!一个丑陋至极的疯女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是谁放她到处乱跑的?”说罢,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冒犯,愤怒地离开了这里。

  小公主脸上失去了血色,两条眉毛都快扭在了一起,她转头看着旁边还未离去、想要上前抓住她的人,顿时感觉他们都长得青面獠牙,眼里放出一种恶狠狠的嘲弄的光,像是要把她活剥生吞似的。眼泪从她的眼眶中冒了出来。

  湖面还是那么平静,只有微风偶尔掀起一丝波澜,黑天鹅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只是游得远了,低声诉说着什么。

  小公主瑟缩着往湖里望去。

  “不!”她突然痛苦地大叫了一声,抱住了自己的头,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一样倒在了地面上。她是那样的难过,以至于甚至感受到了一阵一阵的恶心与反胃,眼泪和鼻涕混着从她那张皱巴巴的脸上流下来,弄脏了她华丽的礼服。“怪物!”她喃喃道,“这是个怪物。”

  她想到从前那些看到她就垂下头的美丽的玫瑰花;想到那些眼神闪烁却夸赞她活泼又可爱的大臣与宫女;还想到那个她一眼就喜欢上了的美少年:那么嫌恶愤怒的表情,就像吞了只苍蝇。

  那么单纯的喜欢,那么纯粹的憎恶。

  她甚至疯了似的开始怨恨她的母亲为什么要生下这么不堪的她,她的父亲为何不把她这个怪物处死。

  惊慌的大臣们把哭得昏死过去的小公主交给了她的母亲。这个全王国最为尊贵的女人坐在宫殿深处,用她那被无数吟游诗人画在诗里的紫罗兰色眼睛看了她的女儿一会儿,就摆摆手让女仆把小公主安置在高高的阁楼之上。

  小公主在梦境中沉睡。

  她走到了一片似雾非雾的地方,到处都是不断旋转的光影,脚底下是成片的荆棘花。

  她不停地走啊走,脚底慢慢地渗出血来,但她却仿佛全然不知疼痛。那个召唤她的声音越来越强烈。他说:“过来。”

  然后雾散了。

  一个满是镜子的房间。同样大的镜面分割了每一个角落,她瞪大了眼睛,盯着镜子里那个长相奇异的东西。小公主喉咙里难以自抑地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她终于想起来了现实中发生的一切。她蹲在地上,试图闭上眼睛摆脱眼前的这群怪物,可这场景却像发生在她的脑海中一般,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

  她痛苦地嚎叫着,甚至开始疯狂地紧咬自己的手背。

  恍惚中她听到那个声音低笑了一声。

  声音怪异而扭曲,像是浪潮从四面八方打来。

  她吻醒了沉睡着的恶魔,与他做了个交易。

  小公主颤抖着说,我只想要美貌。

  恶魔蹲着身子直视着她,乌黑的羽翼委委屈屈地蜷在一起。他看着她,眼里没有那种见惯了的嘲讽与怜悯,也没有那种激烈的憎恶与嫌弃。他看着她,就像在欣赏玻璃柜里陈列的珍贵器皿,又像是天真的稚子在观看一场有趣的游戏。

  他笑着回答:“这个代价很贵,不过你可以分期付款,看在你把我从沉睡中唤醒的份上,我给你中途后悔的机会,怎么样?”

  小公主毫不迟疑地答应了。

  所有人都渐渐地发现,小公主长出了一头靓丽的长发,就像鸦羽一样漆黑,同时又有着珍珠的光泽。不过他们都没有在意,似乎她天生就长着这样如瀑的长发。

  小公主每天都捧着恶魔赠予她的镜子,一边痛苦于自己丑陋的脸,一边又沉醉在那头新生的、像是用她干瘪的身体滋养出的黑发上。她甚至可以每天花大部分的时间,用镶着玛瑙与蓝宝石的象牙梳子一遍又一遍地梳理她的长发。

  不过她不太敢再去花园里转悠了,因为每当她靠近一片茂密而又美丽的花丛时,那些漂亮得像是穿着绯红色舞裙或是披着飘渺白纱的花朵总是会颓靡地倾倒下茎干。而当她哭泣着把它们捧到手上时,它们甚至会立刻枯黄腐烂,像是被什么力量摧毁了似的。

  她远离了花朵。王宫里开始传言公主受到了诅咒,更甚者有人笃定她就代表着某种邪恶。

  于是她更加沉默,她开始整天整天地待在偏远的阁楼之上,对着镜子发呆或是突然地哭泣。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再后来,她慢慢地生出了象牙般的皮肤、动人的眉眼、樱色的唇,甚至身形窈窕、肌肤带香。所有人都惊叹于小公主的美貌,王宫中开始出现了镜子,裹着大理石柱子的绸缎也被下令撤去,这个故事终于好像变得和普通的童话一样了。

  只是有一天,当小公主醒来的时候,人们发现她再也无法开口说话了。

  再然后,她好像也失去了欢笑的能力,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看到她展开笑颜了,小鸟和其他的动物也不再亲近她,远远看见她甚至都会惊得飞起,因为小公主早就无心喂它们一些好吃的面包屑了,更何况她身上总是散发出一股黑色的气息,好像被什么诡异的力量粘附住了一样。

  小公主开始花越来越多的时间照镜子,有时候照着照着就流下眼泪来。她谁也不想见,似乎连微弱的脚步声都能惊动她。

  很多人都觉得她可能是病了,她不会再提着裙子采树上鲜红的浆果了;也不再用温柔的蔷薇花编织美丽的花环;更不会天天去找那些仆人们,假装可怜兮兮地央求他们带来宫外那些吟游诗人的故事,还有她只尝过几次的、虽然不入主流却意外好吃的路边小食。她失去了快乐的能力。

  她守在那座高高的塔上很久很久。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位公主将成为一个隐秘又美丽的传说时,她突然离开了高塔,决定要参加宫中的一个宴会。

  整个王国都因她而轰动。

  久不见光而显得苍白如荼靡的细腻肌肤、鸦羽般的黑发、小而殷红的唇,还有一双颜色忧愁的眼睛,公主就像那颗镶在国王权杖上的钻石,有一种缺少生机却光芒四射的美感。

  那个曾经狠狠羞辱过她的邻国王子当然不会认得她了,他甚至迷恋她到忘了言语,一整场晚会,他都亲昵的搂着她细细的腰肢,和她不停地在舞池里共舞。在其他人看来,他们就像两朵生在同一根茎上的妖艳至极的花朵,又像一双异色的蝴蝶,时而相离,时而靠近相吻。

  宴会结束后他立刻像国王提出了求娶这位美丽的公主。王后默许了。

  而国王当然没有权利质喙。可毕竟他沉迷鸦片太久了,没人会管一个几近癫狂的颓废男人。所幸他娶了一个有着铁血手段的王后,一切的事情因此都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

  每个人都为王国蔷薇的出嫁而感到无奈与不舍,但同时他们又真心祝福着这一对新人。

  因为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般配,美艳无双的公主,还有俊朗风趣的王子,他们理应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王后静静地看着跪在她身前的女儿,目光却并不聚焦在她的身上,而是附在虚空中的某一个点上,像是在回忆一段尘封的往事。

  这个女人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就连时光也只是在她的脸上做出一点点自然的装饰。她长在权力之巅,至高无上的权势将她曾经清澈的目光雕琢出深邃的颜色,也在她的眉宇之间镶了冷静与肃杀之气。

  小公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只能跪着仰视她,远远地,低低地,或许还隔着长长的阶梯,以敬畏地姿态臣服在王座之下。有时候她甚至忘了,自己到底有没有以亲昵的姿势依偎在她的怀抱中过。

  王后凝视着她的脸,目光里甚至掺杂了几分淡漠的厌倦。

  公主把头埋得更低,她生出了一种魔法失效了的恐慌感。冷冷清清的大厅里,王后突然轻声说到:“爱你的人未必会只忠于你一个,你想得到的东西未必就真的如你想的那样好,这又是何必呢?”她却没有等小公主的回答,挥挥手之后便起身离去了。

  公主如愿嫁给了王子。这是一场盛大的婚礼,八月的太阳晒出了一台虚幻的梦境,夹道的鲜花最后一次开出滚烫的生命力,玉石堆砌的马车从殷红的长毯上飞驰而过,远处隐隐传来教堂神圣的歌。

  年轻的王子果然很宠爱她,为她搜集各地奇美的宝石以衬她清澈深黑的眼,为她寻来最心灵手巧的绣娘做出繁复华丽的长裙,他丝毫都不介意她身上那些有些诡异与邪恶的影响,不介意仆人的流言蜚语,甚至也不在意她的王妃是否能开口说话。

  王子总是躺在她身边,搂着她的腰肢,用一种痴迷的目光凝视着她,轻轻地说:“你真是太美了,我所有的宝藏都无法与你的美貌匹敌。”

  公主看着自己的脸,感觉由衷地幸福,她十分清楚到底是什么为她带来了现在的一切。

  所以她觉得很好,即使仍然生活在阁楼之上,即使再也没有人和她说话了,即使时常能够感受到刻骨铭心到像是把她整个人揪起来的孤单与寂寞,她也还是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了。

  因为她起码长得好看,而王子爱她。

  可是渐渐地,王子变成了国王,他曾经少年瘦削的身体抽出硬朗的框架,逐渐地,他不再天天和她待在一起了,他开始搂着其他美艳女子的蜂腰说些缠绵的情话,或者把开得最好的蔷薇花温柔地别到他国公主白嫩的耳朵上。

  宫里不再压抑对这位不能说话的王后的蔑视。甚至有传言她是个恶心的妖怪,会在深夜捉住那些美丽的宫女吃掉她们漂亮的脸蛋,她每天看着镜子,其实是在默默挑选要对哪个人下手。

  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传出这样的流言,但很多人的确都莫名地发自内心的嫌恶她,也许只是因为看到落在地上的花朵,人们都想要把它碾碎了或者踩烂在泥地里吧。又或者这只是恶魔交易的一部分代价而已。

  王后好像又回到曾经的日子里去了,所有人表面上对她恭敬,暗地里却用淡漠鄙夷的表情打量她,甚至更糟糕,因为这回连小动物们都不再亲近她了,她成了真正的一个人。

  她开始从沉默变得歇斯底里。她会突然尖叫着把镜子砸掉,然后大声地哭泣,还会躲在黝黑的摆满长裙的柜子里念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大家都觉得她是疯了。

  恶魔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去找她了。他倒是还跟初见的时候一样,苍白的脸,殷红的唇,眼里常有着某种带着恶意的光。

  他说:“你后悔了吗?”

  王后盯着他看,哑着嗓子问道:“是我老了吗?还是我不够美?为什么他不要我了?为什么所有的人还是避我如蛇蝎?”

  “那么,”恶魔低声笑了起来,他没有丝毫血色的手抚上了她的脸颊,“你又想要什么呢?”

  她跪伏在地上,抬起头,眼睛里露出令人心惊的固执:“我要永不褪色的美貌,用什么交换都行。”

  恶魔伸展开了他漆黑的双翼,懒洋洋地飞走了:“那就拿你的灵魂来换吧。”

  她果然恢复了最美的时候的样子,时间在她身上仿佛被凝滞住了,她的肌肤永远吹弹可破,她的眉眼娇媚得像个少女。

  她冷静了许多,起码不再天天像个困兽似的嘶吼了,国王也再对她燃起了兴致,宫中也不敢再传与她有关的流言。她好像再次获得了新生。

  然而好景不长,国王终究是个贪恋新鲜感的男人,况且世界美貌的女人千千万,要什么样的没有呢?他对王后的倒是没有完全厌倦,偶然想起在高楼上还养着一位全世界最美的女人,还会去看一看。

  所以她又病了。

  这一次她的病来势汹汹,烧得猛烈,好像不会再好了。她在那高高的阁楼上想她的一生,想着想着,就觉得美貌似乎全然没有用处,不然她怎么会一步又一步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呢。又觉得好像还不如当初长得丑时自在,起码她什么也不知道,每一天都活得开开心心的。她听见她的母后死了,那个曾经为她撤掉所有镜子最后对她不闻不问的人死了,但这些事情都好像离她越来越远了,她成天活在某种难以言说的惊惧当中,严重的时候甚至见到人就开始尖叫。

  她痛苦地祈求着恶魔能再一次出现,她想最后求一件事情。

  恶魔终究还是来了。他的脸上有一种满足的神态,像是做了一件筹谋已久的事情一样。

  王后露出了一种灰败的神色,她轻声说到:“把我送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去吧。”

  恶魔笑了笑说:“虽然你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和我交换的了,但我今天很乐意这么做。”它见王后没有什么反应,自顾自地说到:“我得到了一个一直想要的灵魂,这真是不错的东西啊。”

  他把她带到了一片古老的森林中。

  “你明白吗,”他继续用咏叹的语调说到,“那个新鲜的灵魂就是你的母亲呀。她也和我做过交易。一次要我赋予她美貌,一次祈求一个愚蠢的男人永远爱着她。”

  “你知道她付出了什么吗?”他微微笑起来,却散发出一种怪异的感觉,“她注定不能和她爱的人诞下子嗣了,即使有了孩子,它也要遭受永恒的诅咒。”

  王后尖叫着死死捂住了耳朵,她疯了似的逃开恶魔的身边,在密林中狂奔。

  黑色的枝桠从两边伸过来,拽住她的裙边,不知名鸟儿的嘶鸣声突然响起,周边的景象都扭曲模糊成一团团狰狞丑恶的人脸,聚集在一起朝她喷出腥臭的毒液。

  她撞到了一条湍急的河流边。

  河水很忠实地映出了她的脸。即使布满疯狂痛苦的颜色,还是那么的美,就像皓月一般照亮了整个森林,连水流好像都因为担忧惊扰到她而放缓了自己的脚步。

  她呆呆地看着水面,看着那张美丽的脸。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会情不自禁地被这样一张脸吸引,偏执地审视有没有哪个细微的地方不够完美,以至于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快要忘了。

  她慢慢地、慢慢地俯身想要触摸那张皎洁的脸,眼泪从她的眼眶里倏忽落下,滴碎了水面的倒影。

  然后哗的一声响。一双黑色的翅膀卷过以后,森林再次恢复了平静。


  • 发表于 2021-08-28 13:05
  • 阅读 ( 10 )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