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和弹壳

格尔兹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在黎明的时候去长满杨树的小�������սʳ����径走一遭。  今天的黎明一如既往的充满生机与活力,永远都是一天中最易焕发活力的一刻。  在这个时刻,像这样在小径走一遭,实属一件再美好不过的事情了。小径的两旁是排排的杨树,一直径直延伸到远处的山丘上,在远些是茂密的森林,泛滥着春天的

格尔兹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在黎明的时候去长满杨树的小径走一遭。

  今天的黎明一如既往的充满生机与活力,永远都是一天中最易焕发活力的一刻。

  在这个时刻,像这样在小径走一遭,实属一件再美好不过的事情了。小径的两旁是排排的杨树,一直径直延伸到远处的山丘上,在远些是茂密的森林,泛滥着春天的美意,偶尔地里面发出清脆的鸟叫声,或者一声蛙叫,蝉鸣。格尔兹拄着拐杖从这里走到尽头往往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但今天的黎明有些昏暗,这迫使他不得不做出让步,踱着步走,走过一个又一个长椅所在的地方,在到达下一个长椅之前,突然地呈现了这么一幅画面:一个女人蜷缩在长椅上,陪伴她的只有天空与长啸的风。她的头发并没有柳枝那么鲜直、柔顺,而是乱的一团糟,像机器产出爆米花的样子,右上是一条纤长的伤疤,拥有着和一般女人的身材,唯一特别的就是那道伤疤和那张疲惫极了的脸。

  格尔兹靠的更近了,他越发靠近那个女人,她便死死盯着他。他坐下了。

  “你好,可怜的姑娘。“

  她一语不发。

  “也许你需要点帮助,尽管说出来吧。“

  她依旧如此。

  “你应该说一句话。姑娘。“她瞟了一眼格尔兹,又是老样子。

  格尔兹看着她脸上的伤口,不免产生疑虑和同情。看了她很久,她无动于衷,像一块木头。最后,老头也只能一脸无能为力的样子。

  她没有说话,渐渐地格尔兹意识到她也是是个哑巴。

  接着,拍拍乐她的肩膀,给力她一张面值五十路易的纸币就走了。不久,后面传出一个尖锐的声音。

  “你打算去哪儿。“那个女人大声地说。老头转过脸来,看着她,一份羞涩在她的脸上。

  “我以为你是个哑巴。“

  ”我不是哑巴,我有权不和陌生人说话。“听完这句话,老头一言不发。

  “你是从那里来的。“

  “战争前线吗?“

  “你是护士吗?“

  “不是,我是一个**,为军官们服务的女人,他们给我们钱,我们只管办事。”

  “那是一份好的差事,你不应该到这种地步?“老头的话很严肃。

  “我跑出来的,我讨厌那种生活。“

  ”那你还准备欸继续逃跑吗?“

  “我不知道,也许我的继续逃下去。

  “逃,军官们惦记的是战争,会是你们这一类女人吗?

  “这我不知道,我没义务照顾其他人,我只是个快要死的老头。“说完,他继续走。

  刚才的对话使格尔兹的信整个动荡不安,想想自己的儿子在战场上的身影和惨死的样子,勾起了格尔兹对那个女人的怜悯___她应该住在家里。为了不让她察觉。他故意放慢脚步,尽可能让她信以为真-----给她钱的老头是如此的铁石心肠。格尔兹早就发现那个女人一直跟着他,很快就走在同一战线上。

  “你要去那?“女人。

  “我要向北走。“

  “一直向北吗?“

  ”不。“

  “我可以跟着你吗?“

  “可以,而且你可以住在家里。“一脸平静地说。

  “谢谢,你是个好的老头。“

  ”我不养闲人,记住,女人。“

  “恰好,我是闲不住的。”

  “别跟我来这一套。“说完,格尔兹不说话了。这个女人一直跟着他。

  格尔兹唯一有的财产就是一块葡萄地和一片农场,他唯一的儿子死在了奥斯特维洛斯的战场上,而被送回的遗物里只有一张女人的照片和一颗卸了头的弹壳。这颗弹壳是他从战场上获得的战利品,他为此曾洋洋得意,可惜它的主人已经不再是他了。在接收到这些遗物的后,格尔兹每天躺在马厩的干草堆里,看那张女人的照片。照片上有着那个女人的名字。很多人都认为格尔兹太想念儿子了以至于他患上这等怪癖,那个女人观察了几天后,不免也产生这种想法。

  “你好,老头。“女人有一天对躺在马厩里的老头说。

  “你好。“

  “你觉得我勤劳吗?“

  “是的,你跟那些女人不一样,你的确很勤劳。“

  ”我很勤劳,谢谢你的赞美。而你却在偷懒。“她笑得样子像一朵绽放的花。

  ”是的“

  “马厩是一个有趣的地方。“

  “有趣。“一脸地斩钉截铁。

  “他们说你是神经病。“

  “随他们说吧。“

  ”你不在意吗?“

  “那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哦,你真是个怪人。“

  “我也觉得。那是他们的看法,跟我这么一个老头有多大关系呢?有酒吗?“

  女人麻利地倒出一杯苹果酒,递给了他。

  “他们说你是个疯子,农村都不管了,让你一个女人来打点。“

  “这是事实。毋庸置疑,他们是群傻子。“

  ”他们也许是傻子。“女人咯咯地笑。

  “他们有说过你吗?“

  ”有,还扯到你了。“

  “是什么?”

  他们说:农村的那个老头雇了一个勤劳的女人打点农村,甚至说你养了个小情人。“

  “这,真好笑,怪不得他们很愚蠢。“老头轻蔑地说。

  “你很在意吗?“

  ”当然,我一直都很在意我的客人的事情。来吧,我们去把羊牵回来。“

  老头起了身,拍拍身上的草,弯了弯手指,来证明他的身体未曾是一堆废铁。羊群中总有一些捣蛋极了的羊让格尔兹头疼,因此他们总是有个特别的待遇----它们可以享受一个指定地方的牧草,那儿距离葡萄地仅有百米远。格尔兹一如既往地去看那群孩子,令他欣慰的是,他们乖巧地吃着牧草,女人贴着羊耳在说些什么,那种画面的唯美不亚于王公贵族的端庄贤淑。

  “好了,姑娘,你想去看看葡萄园吗?那是一块清静的地方。“

  “我期待好久了,走吧。“

  老头走在前面,女人走在后面,从后面看到的只有这老家伙的背影,这与那些军官的背影不同,更多的是责任与倔强,这种情况持续了三分钟,他们到了。这是一块偌大的园地,这里的葡萄如大多数的农庄一样生长在高高的竹架上,一架架的构成了这片园子独有的构造,离女人最近的竹架一直延伸到对面的小山丘上,它们远比女人想象地要搞,老头偶尔会摘下一串让身后的姑娘品尝一下,好领略法国乡下的情趣。

  “好吃吗?”格尔兹。

  “这是一串不错的葡萄,你是随手摘的吗?“

  “不是,我是一个有经验的农场主。”那些是成熟的,我总得有些把握。“

  “我可没能力,也许你可以教我。“

  ”那要等以后,前提是别偷懒,女人。“

  “我会的。“

  “好,你是个有决心的姑娘。“

  ”我也觉得。“

  “我们去园子中央,那里有个池塘。“

  格尔兹依旧走在前面,女人尾随着。老头走过了一个又一个路口,女人紧追不舍,一路上有蛙叫,蝉鸣,还有从未有过的声音。

  “那是什么?“格尔兹。

  “我不知道。“

  ”你听到了吗?“

  “是的,我听到了。“

  “你觉得是什么?“

  “我不知道

  “那是人的声音吗?

  “不知道,我没听清楚。

  ”好吧,我们得快点,赶到池塘那边去。

  格尔兹使劲地跑着,女人跟着他跑。

  不就,他们到了。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惊呆了:三个戴着钢盔的男人在池塘边,还有两个站着在两侧巡逻。还有两个人刚跑过来。

  “普鲁士“格尔兹说。

  “砰!“一个普鲁士士兵的枪口冒出了青烟,接着格尔兹倒下了。鲜血从微小的洞口喷出来,撒在了衣服上,土地里和那双乖巧的手上。女人用手捂着伤口,使劲地按着,她用粗布按着,依然阻止不了。三个普鲁士站在旁边看着,还有两个低着头窃窃私语。

  “你好吗,米娜。“格尔兹迈着嘶哑的声音对女人说。

  “我很好,请不要说话好吗?我可以救你,我可以救活你,相信我,我是个护士。“

  “我得孩子,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人,你是我儿子的女人是嘛?你叫艾琳娜·米娜,对吗?“

  女人使劲地点着头,生怕这个即将死去的人留下遗憾。

  “米娜,你是我儿子最重要的人,也就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没有时间解释一切了,那天,看到你我很惊讶又很高兴。“

  说完,他从兜里拿出那张照片和弹壳。

  “这个女人和你像极了,我很高兴和你度过了这么一个短暂而美好的时光。我终于知道我儿子为什么会选择你了。拿着它吧。“

  他的瞳孔放大,手像流水一样从女人的肌肤上滑下,女人抱着他的头痛哭流涕着。

  照片和弹壳的主人又换了,那是一个纯洁、善良的女人。她将它们裹在怀里,等着死神眷顾她。老头平静地躺在冰凉的泥土上,一脸慈祥与端庄,土地为他悲哀,啸风在呐喊。天空下起小雨,淅淅沥沥,打落在葡萄的叶子上和老头的脸上。一旁的普鲁士看着,接着其中一个问:”米娜公主,我们该回去了。“

  “滚开,普鲁士王国的走狗。“

  ”那是你的故乡,不是这片园子。“

  “故乡。“

  ”对,那是你出生地方。“

  ”你是个愚蠢的人,不是吗?“

  “好吧,我算是愚蠢的。“他愣了好久才答上话来。

  “我的故乡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淳朴的乡村,慈祥和安康的村民,没有战争,并不是你所说的那个鬼地方。“女人的话听起来铿锵有力,但普鲁士始终无动于衷。

  “你不打算和我们回去吗?德皇很想恋你。“

  ”让我父亲见鬼去吧。“

  “我们为德皇效力,他给我们的任务是带回一个女人-----艾琳娜·米娜

  “你觉得我会回去吗?“

  “照这样下去,你是不会回去的。“

  ”对,我不会回去的。我宁可呆在这儿等死,没有什么比死更有意义了。“普鲁士笑了。

  “这些没用。“他回头打了个手势,接着就有两个士兵走过来,架着米娜的双臂,另外两个拿出皮带将手、脚都捆了,他们把她扛在肩上,向回去的道路前进。

  “中尉,我们完成了任务。“其中一个士兵对他们的首席长官说。

  “是的,这很漂亮。“

  “德皇会奖励我们吗?“

  ”也许会。“

  “他们会给我们什么呢?“

  “也许是军衔。“

  ”不是路易吗?“

  ”也有可能是女人。“

  “还有其他的吗?“

  “我不知道。“

  ”如果德皇不犒赏我们,你会吗?“

  ”我会的,到时候请你们喝威士忌。“他们都笑了,很灿烂。

  凯旋的那天,他们受到热烈的欢迎,德皇给予他们勇士勋章,他们一直待在柏林西部的公墓里,还有威廉·艾琳娜·米娜墓前的照片和弹壳。


  • 发表于 2021-08-26 18:44
  • 阅读 ( 168 )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admin
admin

0 篇文章

作家榜 »

  1. admin 0 文章